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188 章(1 / 2)

邶荣侯府的外院举行着婚宴。

杨怀深先退席,过了段时间,陈良志也退席。最后剩下的,便是皇帝和河西诸侯。

这一晚李固不是以皇帝的身份来参加婚礼,他是以兄弟的身份来的。

男人们都喝醉了。

李五郎抱着李卫风哭。

李八郎搂着蒋敬业笑。

李固脚踩在椅子上,将一坛酒举高,仰头灌。

这画面如此熟悉,令人恍惚。当年,他们都年轻,在河西,在军中,在老大人麾下,不就是这样的吗?

已经过去了那么些年啊,老大人也去了那么多年了啊。

他们都知道李珍珍没死,好好地养在李卫风在城外的庄子里。

李固最宠爱的妃子都死了,李珍珍没死。可知李固心底,始终还有老大人,还有大家伙。

倘大郎当年不糊涂,或者这些年没有一直糊涂下去,从河西走出来的大家都有好收场,该有多好。

男人们知道,今朝一散,一辈子都聚不齐。今夜过去,此生都再也没有这样的团聚了。便有,也再不会如今夜这般放肆。

男人们拼命地喝酒,最后个个酩酊大醉。

恍如少年。

谢宝珠睡了很好的一觉,她作息规律,也醒得很早。只听着床帐外,房间里似还有呼吸声。

谢宝珠起身,撩开了帐子。

那个说怕扰了她休息的男人,裹着被子睡在了窗下的榻上,正睡得香。

谢宝珠凝目看了片刻,掀起被子披衣走了过去。

李卫风的身上还有酒气,全是男子的气息。

谢宝珠从未与一个男人这样在室内独处过,她细细看这个男人的脸,这个人是她的丈夫呢。

真是……新奇的人生体验。

谢宝珠缓缓伸出手,摸上了李卫风的脸,细细摩挲。原来男人皮肤的触感,是这种感觉,跟女人的确不大一样。

正想着,手腕忽然被攫住。

再一看,李卫风已经睁开了眼。常年征战的男人,便是喝醉了,睡着了,警惕性都这么高。

睁眼便是一张香培玉琢似的容颜,李卫风恍惚了一阵,咧开嘴笑了:“我吵到你了?是不是打呼噜了?”

他坐起来,见谢宝珠只穿了寝衣,忙一掀自己的被子,将她裹起来。

“不冷。”谢宝珠说,“烧着地龙呢。”

她说完,却捂住了口鼻。

李卫风惊觉:“酒气熏着你了是不是?我昨晚洗过了,这就去再洗。”

他跳起来唤人备水。

谢宝珠问:“不是说不回来了吗,怎地又到榻上睡了?”

李卫风忙道:“我喝了解酒汤才进来的,喝了两大碗。这汤厉害,一下子就醒了。”

谢宝珠笑:“是娘娘给我的方子。”

李卫风道:“这方子你收好,以后咱们家专用。”

咱们家……真是个新奇的称呼。

谢宝珠凝目看着这个男人。

李卫风叫她看得脸有点烧。与谢宝珠这样独处一室,也令他有些手足无措。

好在仆妇们很快准备好了热水,李卫风慌张逃到净房去了。

待狠狠地把自己又搓洗了一番出来,寝室里却十分安静,一个婢女都看不到。

李卫风脚步顿了顿,走过去,看到谢宝珠坐在床上。

她已经洗漱过,却依然着着寝衣。她的头发养得缎子似的,柔顺地垂在肩头。衣摆下,露出一截雪白的小腿和秀美的玉足。

养在深闺许多年,从未被人见过的风景。

她闻声转过头来,凝望着李卫风。

李卫风心如擂鼓,口干舌燥,坚硬似铁。

谢宝珠笑了,对他勾了勾手指。

李卫风呼吸急促,走了过去……床帐放下,春宵一刻,价比千金。

天才刚亮,不急。

参加完邶荣侯的婚礼,安毅侯便南下。

紧跟着,邶荣侯要北上。

城外送行那日,李固与谢玉璋都来了。

寿王哭得稀里哗啦,两个儿子一左一右地架着他,通怕他倒地。只他太胖,儿子们不免架得辛苦。

谢宝珠的车又宽又大,以侯府的规格来说已经逾越违制了,但这辆车是帝后专门赐下给身体不好的邶荣侯夫人的,谁也不能说什么。

谢玉璋与谢宝珠道别,谢宝珠唤了声“珠珠”,欲言又止。

谢玉璋道:“姐姐安心去,不必担心二叔,也不必担心我。北境风光极好,姐姐定会喜欢。”

谢宝珠凝视他许久,点了点头。

寿王将李卫风拉到稍远地方,抽噎着嘱咐他:“她身体不好,你多纳些妾,莫要老缠着她。”

李卫风道:“不会,不会。”

寿王道:“她不可以生孩子,会没命。也不能喝药,受不了。羊肠衣、鱼鳔,你用起来。”

李卫风脸膛发红:“用了,用了。”

寿王伤心大哭:“我这女儿如珠似宝,给了你,你要待她好!”

李卫风无奈道:“爹,你放心。”

寿王只哭。因谢宝珠这一去,便是一辈子。

上一章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