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九源言情小说网>悬疑灵异>罪爱安格尔·星辰篇> 07 交汇的禁止符(安格尔终于是松了口气...)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07 交汇的禁止符(安格尔终于是松了口气...)(1 / 2)

07交汇的禁止符

画廊里的众人全神贯注地听奥斯讲述当年夜雨镇的案件,故事的进展就好像安格尔的思维一样,仿佛刚开了个头,就已经接近了结尾。

奥斯说到关键处,停了下来,去端了桌上的杯子喝口茶润润嗓子。

画廊众人也稍微缓了缓,消化一下之前因为换一双鞋子就杀死一个人的骇人事实。

厨房的烤箱传来“叮”的一声,众人的丝絮也随着从烤箱中飘出来的香甜气味而彻底回到了现实中。

艾玛去打开烤箱,捧着一个刚考好的苹果派出来。

众人看着艾玛拿着刀,切开金黄酥脆的苹果派,空中弥漫着清甜的治愈气味。

在这舒缓的气氛之中,就听安格尔慢悠悠地说,“其实这个案子,在我进夜雨镇之前,就差不多已经破了。”

一人一块苹果派刚拿到手中的众人,全都将目光投向了安格尔。

安格尔接过莫飞递给他的派,微微地笑了笑,“一切线索都在那封信里写着。”

众人都回想那封信,里面有什么线索么?

安格尔抬头看了看时间,决定稍微加快一下进度,就说,“我会将夜雨镇的案子跟银行劫案联系在一起,都是因为从那封信里推测出来的两条线索。”

“首先,关于夜雨镇这四年来意外死亡了那么多人的问题。”安格尔道,“不要被小镇的名字和每到下雨天都会死人这些外部条件制约了思维,下雨其实跟死人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甚至下雨天都未必是凶手行凶的时间,而更像是抛尸的时间,为什么一定要选择下雨天来处理尸体呢,这肯定是有理由的,最直接的理由就是,用下雨来掩盖尸体上的线索。最简单的推测就是——水!因为搬运尸体的时候会弄湿尸体,所以要在下雨天处理尸体。当然这只是简单的初步推断,属于一块拼图,说回死人的事情。”

众人感觉安格尔似乎有些在意时间,莫不是一会儿有什么事情要办?

但既然大魔王主动讲解案情,众人当然乖乖听了。

“夜雨镇死了那么多人,警察不调查是因为没有谋杀的线索,更重要的是,没有人报案!”安格尔问,“这前前后后二十多个人离奇地死在了异乡,家里人为什么不报案?为什么没人找他们?这二十多个背包客都是孤儿不成?”

众人都摸着下巴,点头——的确……难道都没亲人?

“这就说明,这二十多个人并不是普通人,而是某一类特殊的人群,他们的共同点在哪里呢?”安格尔诱导式提问。

众人彼此看了看,不确定地问,“呃……都没亲人?”

安格尔有些无语地望天,那个优雅的白眼似乎是在质问——你们的头都只是用来观赏的么?动动脑子啊!

莫飞适时地开口,“共同点是他们都去了夜雨镇。”

安格尔终于是松了口气,那意思——你们都是笨蛋不要紧,我家莫飞不是就行了。

“这二十多个人去夜雨镇没有告诉任何人,甚至可能他们的身份都是伪造的,这样也直接导致了没有人知道他们死了,这样是不是比二十几个孤儿更合理一些?”安格尔问。

众人都点头,莫笑大胆猜测,“他们是去干坏事么?”

安格尔表扬莫笑,“不错,要主动思考!人隐瞒身份伪造身份,为的多半是些不法的勾当,这种可能性还挺多的,一群人集体背着包去某个地方,又要掩人耳目,选择其实也不是太多,贩&毒、销赃……夜雨镇这个地方虽然偏僻但就在城郊,贩&毒的可能性不大,我当时觉得销赃是个不错的选项……加之正巧发生了抢银行的案子,就更加重了我这方面的猜测!如果那些背包客是惯偷,有金银珠宝不好出手,到这里来销赃。接过夜雨镇来个黑吃黑,将脏物和钱都留下。然而夜雨镇只有夏天下雨,那些人也是只有夏天过来,而且这事情还不能声张,只能单对单地把那些人骗来。从而也能推测出,在镇子外面有一个点,那个地方应该能接触到不少人,南来北往各行各业都有,夜雨镇外就是公路,加油站什么的,车比人多,修车店就有很大可能。”

安格尔难得地耐着性子讲了一大堆话,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端起茶杯喝了口茶,“以上所有的点,联系到那天早上我听到的银行劫案的新闻,农户失车、多年前K市发生过类似事件,等等……在我脑子里就初步形成了一个这次案件的雏形。就像拼图一样,把大致的结构先拼凑出来,然后挨个儿往里填线索,如果有一条怎么都填不上的,那就表示结构错了,可如果每一块都能填上,那就表示结构是对的。到目前为止,所有琐碎的拼图,都是适用于这个大结构的。”

众人听着安格尔描述自己的推理过程,感觉的确像是在拼图,或者说像是在画画一样。说出来是一大堆,但这些线索和推测在安格尔脑内就像在他画布上的颜料一样,被安排在了最合理的地方。

众人消化完了,安格尔也润好了嗓子,莫飞问,“那第二点呢?”

“就是之前一直在问的,为什么要找我去查这个案子?”安格尔一摊手,“当时我才二十岁,查案方面完全没有名气,画画方面倒是已经小有成就,我处理过几个案子,也不过就是替几个朋友帮忙解决了一些难题……仅此而已。镇长为什么会请我呢?我与别的侦探有什么不同?”

安格尔问完,奥斯立刻捧场,“他们跟你比都是弱鸡。”

众人都瞄奥斯——你这句马屁一下子得罪好多侦探哦。

安格尔微微笑了笑,瞧奥斯,“奥斯,你可是最早发现我跟其他侦探不同的那个人,不要谦虚么。”

众人唰地一下转过头看奥斯——当真?

奥斯略尴尬地摸头,“哎呀……年少无知,年少无知啊……”

“详细说说?”莫笑催促奥斯,“你当年怎么说的?”

奥斯望天,当年安格尔是问他,自己跟别的侦探有什么不同,他那会儿对安格尔也没那么熟,谁知道后来会一起查案那么久啊,所以就想到什么说什么了。

“咳咳。”奥斯说,“侦探这个职业很大一部分都是警察转行干的,再不济也得是个能打的,那种文质彬彬动口不动手的类型大多是影视作品杜撰的。侦探要冒险还要抓贼的,你那么弱鸡跟个念书人似的,一般哪儿会有人找你查案啊。”

众人都有些幸灾乐祸地看奥斯——所以当年你分明说的是,“跟别的侦探比你就是弱鸡”。

奥斯搔头。

“安格尔。”莫飞虽然不想说安格尔这一点,但的确,武力值方面安格尔几乎为零,看着也不像是侦探。

上一章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