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二七六:(1 / 2)

赔光光来找冯念,提到他姐姐跑去大学里找他同班的鹅国人,还是以等在宿舍楼下的方式,励学楼上上下下全看着她。

冯念一点儿也不意外,她早一点就听下面人报告过,知道那孩子骑个自行车就跑出去了,她也不是第一回跑,早先怕人出事冯念就带她去学过射击,六六很会用枪。所以听说她谁也没带就跑出去了,冯念也不担心。

现在从儿子口中得知人是去了国立大学,那就更安全了。

整件事听完,冯念都没多大反应,这可惊讶了赔光光。

“娘不管管她吗?”

冯念捧着花茶细细嗅,还没喝上一口就听到这话:“管她?”

“她不知怎么认识的谢尔盖,两人在楼下说话的样子瞧着颇为亲近。”

“这个我知道哦,那孩子去年冬天到你们学校去找吴先生,恰巧撞见吴先生高徒,两人聊了一会儿发现挺合得来,之后一直有书信往来。”

赔光光是真没料到他娘竟然知道这个,一时有些愣怔。

冯念晃了晃泡着花茶的玻璃杯子,笑道:“怎么了?”

“……娘知道啊。”

“还看过你姐姐送出去的信,这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事,哪需要瞒我?”

看自家母亲浑不在意的样子,赔光光真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了,他又想了想,才道:“我看他们不像寻常朋友,姐姐在他面前格外不同,娘不担心她让谢尔盖拐走了?”

“这就是你多虑了,就算他俩真的好上只可能是她把人拐进来,天塌了你姐姐也不会抛下我自己跑的。”

赔光光:……

这是重点吗???

关键是我姐有和那个鹅国人发展恋情的迹象啊。

聊天之初,冯念和赔光光压根不在一个频道,直到群里面艾特并提醒她,说赔光光要表达的不是这意思,他的意思是就任由六六跟那鹅国人好吗?他不是觉得自家姐姐不该处对象,显而易见是觉得男方配不起。

怎么说呢?

就算那两个班全部八十人都知道谢尔盖是个天才,除他本人之外别人并不清楚他天才到了什么程度。

他平时不跟人扎堆,也不爱显摆自己,大家仅仅只知道每次考完他都是第一而已。

看在赔光光眼里就等于状元之姿,以他的身份还不至于高看一个状元,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吧。

在他看来,谢尔盖只是学习天分超过别人,其他方面不足以让人称道。

他出身有瑕,不可能继承父亲爵位,以他和袭爵人的关系回去还可能尴尬艰难,本人也不是八面玲珑长袖善舞的好性格,谢尔盖专注学习沉默寡言的做派在班上其他人看来称得上古怪了。

那两个班上最最最差的都是富商之子,同学个个大有来头。

哪怕本身不算外向的人经过一个多学期也发展了自己的社交圈交上了三五几个朋友,有些会处的跟全班关系都不错……他混在这些人之中可不是奇葩吗?

赔光光平时没少在心里吐槽他姐姐。

可那是姐弟之间的事。

外人说他姐姐不好他是会生气的。

现在的情况就是,他发现自己姐姐找了个他瞧着不怎么样的朋友,还有和人深入发展的迹象,没直接搞小动作只是跑来告诉娘都很有风度了。

经群里提点,冯念也想通了关节。

她招手让儿子坐近一点,说:“儿子你得明白一个道理,永远不要把另一半视为对自己有用的工具,一旦那么做了,结果可能就是我和你父皇……性子烈的闹到不欢而散,也可能强忍着各种不适凑合过。

人呢,总归得要随着本心做选择,我一直告诉你姐姐凡事她高兴最重要。

所以说,不管他们是普通朋友,或者有可能发展成更亲密的关系,只要是我女儿自己选的,我都愿意支持她。”

“就算男方的身份地位不够高贵?”

冯念笑道:“你少听你父皇教的那套,他没告诉你裴家往上数个十几代也是泥腿子?在我看来,身份地位并不比人品才华重要,前者是别人给的,别人不想给了也可收回。后者不一样,是你的就是你的,谁也拿不去。

你姐姐这个朋友我听吴先生说过,是个很不错的年轻人,有天分,踏实勤勉专注,在十几岁的年纪上是了不起的资质。”

母亲都说了这么多,赔光光也说了心里话:“我只是觉得姐姐她可以有更好的选择。”

“找另一半和穿鞋一样,合不合脚最重要,至于这鞋是什么面料设计得往后稍稍。心会帮你姐姐做选择,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需要别人教她。

你现在还不到考虑这些的年纪,以后到你议亲的时候,想想娘同你说的。你啊,都已经是梁国太子,不需要别人来给你添光彩,太子妃自己喜欢最重要。只要她人品无瑕,我也会像今天支持你姐姐一样支持你。”

说着冯念自己都笑出来。

心道能让这两个孩子喜欢上的,也没可能人品低劣啊。

无论六六或者赔光光,本质都是挑剔人,过得了他们自己那关的对象都不会差了。

……

这天的谈话给赔光光带来了不小的冲击。

以前没人这么教他,他也没这么想过,这日听冯念说了之后他又觉得母亲说的仿佛也有道理。

他还想到另一点。

就算不是谢尔盖,是其他人,比如和谢尔盖同宿舍那三个,他们出身都不差,家里全有朝廷重臣,能被选中派出来深造自己也颇为优秀……赔光光依然不能想象他们和自家那个可恶姐姐凑成双的样子,感觉还是不配。

谁能配她呢?

赔光光死活想不出。

这时候他明悟了,娘说的是对的,反正提着灯笼也找不到各方面能盖过他姐的,还不如随她高兴。她喜欢的总有被她喜欢的道理,他姐可不是没见过世面好哄好骗的土包子。

不管了,反正这事也轮不到他来管。

当娘的都没所谓,做弟弟的操什么心?

赔光光如往常一样,跟母亲相聚了一场之后由司机开车送回学校。回去发现说要去登高那三个竟然已经在等他了,他刚到就有人凑上来。

“太子回来了。”

“那个事,您同娘娘说了吗?娘娘怎么讲?”

赔光光把他娘塞来的东西放下,说:“她说知道了,让我别管。”

两条咸鱼脸色都变了:“这怎么能不管?”

“您也看到了他和公主还不是普通的关系好,两人瞧着颇为亲近,由着他去搞不好就把人骗到手了。”

“我姐也不是那么好骗,要真有那天就恭喜他呗。”

三人你看我我看你,觉得这里面有问题,太子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难不成是娘娘教育了他?

娘娘看好谢尔盖?

……

这是个让人很难接受的猜测,反正苏程郁闷了。

他郁闷的时候,两个班的同学也讨论了一波,都在嘀咕来励学楼下等着那个美人是谁?

上一章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