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九源言情小说网>穿越重生>重生金牌冰人> 第262章 结局之二(全文完)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62章 结局之二(全文完)(1 / 2)

寺院里荷花池边,云清师太正盯着满池的荷花出神。

虽然已经过了荷花的季节,但是池中的荷花依然灿烂如嫣。宛如少女般安静地躺在荷池里。

它们开得灿烂、艳丽,丝毫没有凋谢的迹像。

如此美景,看者本应该感到心情愉悦。但云清师太却开心不起来,眉头一直紧皱。

一位尼姑上前,轻声问道:“师傅,此方法真的能行吗?”

云清沉默了。行或者不行,她也不知道。此方法是她的师傅口传留下来的,这也是她第一次尝试。

但是一年过去了,荷花池里的荷花却一朵也没有凋谢。也许,是时间未到吧。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云清只说了这么一句话,便转身离开了。这是安慰别人的同时也在安慰着自己。

五台山上,福临已经脱了龙袍,穿上了僧人的素衣。长发已削,脑袋是光秃秃的,可以明镜。

每天,福临除了念经,就是在后山上静思。后山的山峰特别高,可以暸望到很远的地方。顺着福临目光的方向看去,那正是寺院的方向。尽管福临看不见,但是他的心可以感觉到。

小欣就在那里,水晶棺就在荷花池底。她正安静地躺在那里,像睡着了一样。来五台山之前,是福临亲自把梁悦欣安置在那里的。在福临的心里,梁悦欣并没有死,而是睡着了。尽管她已经睡了一年。

在很久以前,梁悦欣在生的时候,福临曾到寺院见过云清师太一面。那是受了云清相邀而去的。

从云清的口中,福临得到了一个很可怕的消息:梁悦欣的生命不久矣。

这种话。如果是出自于别人的口中,福临一定立即治他的罪。可是此人却是梁悦欣的救命恩人。

当初,是云清师太把还是婴儿的梁悦欣捡回来,养大的。还给梁悦欣取了名字。所以,福临就算心里不悦,也还是耐心地静听云清继续说下去。

用云清的话说,这是梁悦欣的一个劫难。难以避免。并且说。有些事情是无法解释的。比如她和梁悦欣的缘份。从梁悦欣被弃寺院门前,云清就与她结下了不解之缘。

甚至,云清还能算卦算到梁悦欣的大劫。

说到这里。云清还深深地看了福临一眼。随即问道:“皇上可否愿意为了她而放弃皇位?”

当时,梁悦欣的身体较弱,但还没有遇袭,福临对云清的话还是半信半疑。所以当时并没有明确地回答这个问题。

福临没有回应。云清却还是要把话说完的。还把福临带到了荷花池边。

福临很惊讶地盯着池里的荷花。因为当时也不是荷花的季节,但是池中的荷花却生长得艳丽无比。

也许是看出了福临的疑惑。云清解释道:“这池里的荷花一年四季都不会凋谢的。”

福临很是吃惊,难道这也是一些无法解释的事情吗?

“唯一可以令它们凋谢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让人重生。”

云清的话音刚落,福临立即大喜。没想到。在大清境内,会有如此神奇的花朵,竟然可以令人死而复生?

但是细问之下才发现。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这个机会的。得是有缘人,而且还需要天子为这个人诚心诵经念佛。只有感动了上苍。才会出现奇迹。而且这奇迹只有一次,人重生之后,满池的荷花便会凋谢,世上再也寻不到不谢的荷花了。

“你的意思是说,小欣也许用得上?”听完云清的话,福临大概明白了她的意思。

云清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了一句:“到了那一天,如果皇上愿意放弃帝位,尽管来找贫尼。”

当时的福临没有给出答案,直到后来梁悦欣遇袭,醒来之后被诊断只有一年的寿命。那个时候,福临心里就有答案了。如果他放弃皇位可以令小欣重生,他是一万个愿意。

不知不觉间,福临在五台山已经呆了一年。在这一年里,福临诚心为梁悦欣诵经念佛。但是时间一天一天过去了,依然没有寺院传来的消息。如此说来,小欣还是没有醒过来。

云清师太说过,此方法没有人试过,他们也只是尝试而已。至于奇迹是否会出现,没有人知道。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这句话是正确的。

四周白茫茫的一片,就像是在大白天里。但是阳光并不刺眼,而是非常柔和。

梁悦欣睁开双眼看了看四周。她,是身在何方?

一睁眼,看到的全都是白色。梁悦欣的第一反应就是觉得自己身在医院里。眨了眨眼睛又想,古代哪有医院呢?不可能!

梁悦欣的记忆是停留在死在福临怀里的前一刻。

如此说来,这里是地府吧?可是,地府不是黑漆漆的一片吗?怎么变成白茫茫了?难道她在人间过了七年,地府发生了重大的改革,由黑变白了?那么,黑脸跟白脸是不是也互换了衣裳呢?

梁悦欣的想法很奇怪,竟然一点也不害怕。也是,她已经去过一次地府了,自然不害怕二次再去了。

但是,她的猜测是错的,这里并不是地府。

“你醒了?”一声温柔慈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梁悦欣转过身一看,只见一位身穿白衣裳的老头正看着她眯眯笑。老头真的很老了,脸上全是皱纹,头发全白了,雪白的胡子还长到了胸口。

“白脸,你怎么老成这个样子了?”梁悦欣惊呼。她以为面前的老头就是地府里的白脸。别问为什么,因为老头是身穿着白衣裳,就跟白脸的衣裳差不多。

老头的脸抽搐了几下,伸手抚摸着自己的脸。心里纳闷,他的脸很白吗?为何要叫他白脸?

梁悦欣上前就伸手去抚摸老头的胡子。再次吃惊道:“天啊,连胡子也长得这么长了?怎么就不修剪一下呢?”

一听到要修剪他的胡子,老头立即后退几步,躲得远远的。开什么玩笑,他的胡子好不容易才长成这个样子呢,才不肯让人动呢。

梁悦欣倒是觉得奇怪了,白脸什么时候如此紧张他的胡子了?印象中。白脸并没有胡子啊。

“不是说人间一年。地府一天吗?人间不过七年的时间,你怎么比我老得还快呢?”

“我天生就是这个样子。”

上一章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