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九源言情小说网>穿越重生>重生金牌冰人> 第261章 结局之一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61章 结局之一(1 / 2)

<divclass="adread"><script>show_read;</script>

梁悦欣私自去见清风一事,福临都知道了。c£,

因为清风已经带队回去了,大清的安危迎刃而解。所以,福临是猜也猜到了。

不过,福临却扮作不知。

一方面,梁悦欣见完清风就回宫了。事实证明了,梁悦欣的人和心都在福临这里,福临还计较些什么呢?

另一方面,是梁悦欣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了。福临只想好好地陪她走完最后一程,更加没有必要为小事而浪费时间了。

梁悦欣的脸色已经白如纸,化再浓的妆也是没有生气了。走路感觉轻飘飘的,如果没有人扶着,也许还会站立不稳呢。太医看了,只是摇摇头,连药也不开了。

梁悦欣心里清楚,她的心脏随时会停止跳动,随时会离开这个世界。也许这个病症是心脏衰竭吧。如果在现代,或者还有医治延续生命的办法。可是在这里,真的没得救了。

平日里,多走几步路,梁悦欣都会感到心跳加速,喘不过气来。所以,她是越来越懒,很多时候都是整天坐在椅子上,一动也不想动。

若是以前,梁悦欣还会在想,前世这副身子怎么就如此柔弱呢?年纪轻轻的怎么就得了心脏病呢?还受不了刺激,一听到刺激就难受得很。可惜啊,她的魂穿到这里来之后,受到刺激的机会可多着了,基本没有平静安宁的生活。

不过现在,梁悦欣也不再想了。反正当初判官都说了她只有七年的寿命。时间到了,走就走吧。

“娘娘……”秋水走过来,轻声唤着。景仁宫里的宫人侍候梁悦欣的时候,都变得小心翼翼的,因为太医吩咐了董鄂妃不能再受到任何的惊吓。因此,就算是说话,宫人们的语气也是非常轻声的。

梁悦欣回过头就冲秋水一笑。这些日子她待人一直如此,希望把自己最美丽的笑容留下来。

“娘娘,佟妃没了,该随些什么礼呢?”

梁悦欣大吃一惊。不禁问:“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回娘娘。听静心宫里的人说是昨晚半夜时分。直到今天天亮了,宫人才发现呢。”

梁悦欣倒吸了一口凉气。自从她放下了仇恨,就没有再关注佟妃的事情的。只是知道她呆在静心宫里,少到外面走动。却没有想到人突然就没有了。

梁悦欣叹了口气。没想到。佟妃竟然比她先走一步。梁悦欣只记得董鄂妃的命运。却不知道佟妃的结局。原来,短命的人可不止她一人。

“比皇后随的礼少一些即可。”梁悦欣想了想,又说:“陪我去给佟妃上一柱香吧。”

“娘娘。你身体不好,还是别去了。”秋水可不乐意了,主子的身体不好,就应该多在宫里休息,不要折腾了。

但梁悦欣坚持要去。不为别的,只为相识一场。不管以前有多大的的怨恨,人都已经走了,一切就化为成了烟。

静心宫里本来就安静,佟妃一走,更加是静得可怕了。梁悦欣在秋水的携扶之下慢慢地走进去,一束白菊非常显眼。原来还有人惦记着佟妃,梁悦欣心感欣慰。

在这个冷漠的皇宫里,一位失宠的嫔妃去世了,是极少有人惦记的。梁悦欣甚至好奇,是哪位嫔妃如此心地善良呢?

梁悦欣正在疑惑之际,目光很快就被一个小孩子吸引过去了。这孩子正是三皇子玄烨。只见他一身孝服,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梁悦欣。眼睛红肿着,应该是刚哭过不久。

梁悦欣心一酸,上前就把他搂住了。本来,梁悦欣是想抱起他的,但是梁悦欣的手已经没有力气,抱不起一个几岁的男孩了。

“别难过,你还有父皇。”这是梁悦欣安慰三皇子的话。其实她心里很想说,别难过,你将来会很有出息的,你将会是大清的皇帝。

三皇子没有哭,反而很平静地说了一句:“谢谢董鄂妃!”

梁悦欣一愣,这孩子怎么突然间要谢她呢?

“今天只有皇祖母和董鄂妃前来,儿臣会记住的。”

梁悦欣听了既惊讶又心酸。从一个几岁的孩子口中说出这些话,不得不令人心酸。这个年龄不应该有如此的沉重和思虑啊!梁悦欣伸手摸摸三皇子的脑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回景仁宫的路上,梁悦欣的心一直揪着。三皇子的眼神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她突然觉得三皇子能成为康熙帝,那真的不是偶然。

还有那一束白菊花,令梁悦欣对太后的印象又改观了。一整天就只有太后和梁悦欣去过静心宫,那束白菊花自然就是太后送去的。

梁悦欣想起了宫中的一个流传。太后还是庄妃的时候,就会为死去的嫔妃送上一束菊花,这个习惯一直坚持着。没想到,这个流传是真的。

梁悦欣感叹,在这宫里,最难猜的也许就是人心了。最难分辨的就是好人与坏人了。也许好人跟坏人根本就没有绝对的区分,宫里的人都是时好时坏的。

回到景仁宫,福临已经在等候着了。梁悦欣眼睛一湿,立即扑入福临的怀里。

“怎么啦?”福临宠弱地抚摸着梁悦欣的脑袋。

梁悦欣只是一个劲地摇头,一句话也没有说。也不知道为何,此刻她就是难过。也许是因为佟妃的突然离去,也许是看见了三皇子的眼神,也许是这宫里的人情冷暖太无常。

还好,福临一直都在。对梁悦欣,一直都是热情洋溢没有冷却。

梁悦欣不说话,福临也没有多问。只是安静地把怀抱借给她,抱着她。宠着她。

景仁宫,是福临呆的时间最长的地方。除了每天上早朝,其余的时间都是呆在景仁宫里。

自从梁悦欣劝住了清风放弃攻打大清,而且全身而退回到了皇宫,太后对梁悦欣就刮目相看了。从此,就不再过问福临和梁悦欣的事情。只要不影响国事,就算福临整天呆在景仁宫里,太后也没有意见。

早些日子,景仁宫里会时常传去琴声。那是福临和梁悦欣琴舞相伴。不过如今已经没有过了。因为梁悦欣的身体不好,已经没有办法跳舞了。

更多的日子里。梁悦欣都是依偎在福临的身边。两人偶尔说说话。或者就只是安静地依偎在一起,享受着属于两个人的时间。

“六郎!”越是在生命最后的时间里,梁悦欣越是喜欢唤福临作六郎。

“小欣!”福临心里也愉悦,感觉又回到了两人初识之时。

“记得。答应我的事情一定要做到。”梁悦欣抬起头看着福临的眼睛。

“那是必须的!”福临想也没有想就脱口而出。

“那我就放心了。”梁悦欣微微一笑。以后。她的笑容是灿烂如阳光的。可是如今,脸色全白,完全没有美丽可言。

上一章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