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九源言情小说网>浪漫青春>荡漾> Chapter 22(全文完)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Chapter 22(全文完)(1 / 2)

对于阮茶来说和陆勋交往是有些梦幻的事,在心里喜欢了两年的人,从前可望而不可及,本以为从此人生再无交集,却意外走到了一起,好多次早晨醒来想到自己成了陆勋心里那个特殊的存在,还会有些不太真实的感觉。

自那天分别后,陆勋每天都会联系她,无论他在哪里。

很显然他之前并不是个会和女人粘乎的性格,但为了照顾阮茶的感受,他会学着用她的方式和她恋爱。

一周后,阮茶有次看通话记录才偶然发现,陆勋就连每天联系她的时间都很严谨,他白天不会打扰她的工作,算好她到家后才会给她电话,忙的时候也会发信息给她。

在一起后阮茶对他的眷恋更加浓烈,以前是被他特殊的人格魅力和良好品格所吸引,而现在她享有了他一切的温柔和疯狂,这让她越来越着迷,时常会想念他的怀抱和温度。

尽管陆勋将他家的密码给了阮茶,给她行使一切女主人的权利,但他没回来的时候她并不会过去,交往两个月他们总共见过三次面,陆勋会赶在周末的时候回来,他们在一起度过短暂的两天,然后又不得不分开。

沉浸在爱情中的阮茶逐渐有了新的烦恼,当初和顾姜分开就是因为两人分居两地,关系无法维持。

而上海离杭州两百公里都不到,现在她和陆勋的距离更远,她不再是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可以用漫长的时间来解决这个现实问题。

如今的她不得不考虑他们未来的处境,热恋期的阮茶总想每时每刻都能和陆勋待在一起,每天下班都能见到他,或者一个电话就能约出来见面,这种情侣间最平常的相处模式,对于他们来说却是奢侈的。

特别在每次短暂温存过后,他又得离开她,她不得不待在这座城市独自等待着他再一次回来,这种感觉让阮茶在这段感情里变得有些迷茫。

她总会猜想陆勋每到一个地方后在忙什么?不跟她在一起的时候他到底有着怎样的生活?

杭州房价不便宜,他当初来康复能随随便便投资套房,这是在工薪阶层出生的阮茶所无法想象的,所以陆勋的家底在阮茶眼中也成了谜。

可如此敏感的问题她又不好意思直白地问他,这种未知常常让阮茶不安。

她承认陆勋对她很好,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是包揽各种家务,小到剥个橘子他都不会让她亲自动手。

他自律性那么强的人,从不睡懒觉,也会因为她周末犯懒陪着她一起躺在床上。

甚至在第二次回来的时候路过一家首饰店,她多看了眼刚出的新品,陆勋眼睛都没眨一下就拉着她进去买下了,他不是个奢侈的人,却会为她买华而不实的东西。

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不多,好不容易能碰上面连腻歪的时间都不够,当然也不会有那么多空闲的精力去探讨更深层次的思想交流。

久而久之那种种的不确定因素便愈发在阮茶的心底发酵,像颗定时炸.弹。

在交往第三个月的时候,有天杭州降温,同事纷纷被老公接走了,阮茶从写字楼出来的时候还没下雨,走到一半雨点砸了下来,她被迫站在公交站台避雨,等待的时候,一对情侣从远处而来,男人把外套挡在女人头上也跑到了公交站台,虽然狼狈,但两人的哄笑声不断,狂风四起,男人把女人搂在怀里问她冷不冷?

就那么一瞬,阮茶忽然鼻子一酸,她想到她和陆勋确定关系的那晚也下了好大的雨,夜里,他撑着伞送她回家,她舍不得离开他,他也是这样把她搂在怀里,一滴雨都没让她淋到。

有些画面不能想,不敢想,越想心里越苦楚,这大概就是异地恋,在需要对方的时候,他们没办法陪在彼此的身边,那对情侣上了公交,来来往往的行人,最后只剩阮茶一个人。

她拿出手机拨通了陆勋的号码,电话接通当她听见那头的声音后,眼眶就润了,陆勋问她:“在哪?”

她嘟囔道:“在等雨停。”

她说话的时候带上了鼻音,陆勋察觉出异样,问道:“感冒了?”

阮茶嗅了嗅鼻子:“才没有,你在忙吗?”

“也可以不忙,陪你等雨停。”

阮茶听见这句话后更想哭了,她抬起头看着雨束从漆黑的夜砸落下来,没头没脑地说:“问你个问题,要是我们在上海那晚没在一起,你之后还会联系我吗?”

陆勋在电话里发出短促的笑声,回答她:“可能不会那么快,也许会在我下一次回杭州的时候约你出来见个面。”

“什么目的呢?”

“弄清楚这个姑娘在成都机场为什么隔着玻璃看着我掉眼泪。”

阮茶立马辩解道:“我没哭,我那是急的,怕你不明白我的意思。”

陆勋只是笑也不继续戳穿她苍白的辩解。

忽然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带笑的声音:“电话还没打好啊?”

而后阮茶听见他周围的吵杂声,和她这里的静谧行成了强烈的反差,就好像他们生活在两个世界。

她试探地问了句:“你…在外面吗?”

“在和人谈事情。”

于是她没再打扰他,匆匆说了句“车来了”便挂了电话。

然而收起手机后的阮茶心情一直很低落,可能这绵延的雨天会影响人的情绪吧,她猜想刚才在电话里出现的女人是谁?听语气好像和陆勋很熟的样子。

明明她很清楚陆勋不是那样的人,可一旦有了猜忌总会忍不住胡思乱想。

在这段感情里看似是她先动的情,也是她先四处打听他的消息和联系方式,可实际上主动权从来都不在她手里。

是他在水下勾住她的手,刷开他房间的门放她进去,将她抱起放在那张柔软的大床上,也是他从广东飞来杭州确定了他们的关系。

而她总是小心翼翼地试探,被动地等待,这种感觉常常让她患得患失。

特别是想到大晚上的他身边还有其他女人,阮茶就感觉一颗心被放在了火上炙烤,坐立难安。

稍晚些的时候,她在床上打了无数个滚后,突然坐了起来拿出手机编辑了一条很长的信息:

“陆勋,我觉得有必要跟你坦白一些我的想法,和你在一起的这段时间我其实一直有些不安,你知道我的公司地址,知道我家在哪,你可以轻易找到我,但我却对你一无所知,我不知道你天天在忙什么,以什么谋生,也不知道你和家里人的情况,就连我们下一次什么时候能见面我都不知道。

还有刚在一起你就给我买那么贵重的东西,在杭州说买房就买房了,你是不是富二代啊?我好有压力,这样感觉我像是你圈养在杭州的金丝雀,你经常到处飞,不会在其他城市也有房子和情人吧?而且你每次安全措施都做得那么好,是不是怕跟我发生意外?我越想越魔怔了orz……”

他们有好几次都是意外发生的,没有提前准备,但陆勋总能在关键时候刹住车,阮茶听说男人在亢奋的时候是很难自控的,之前她还佩服陆勋就连在这件事上都有很强的自制力,可一旦怀疑的裂缝被撕扯开来后,这却也成了她不安的猜忌。

阮茶一股脑发了一堆过去,可按下发送键后,她立马又后悔了,她不想给陆勋一种她在质疑他的感觉,她承认她被晚上电话里出现的女人弄得心烦意乱,可这样发一堆乱七八糟的话过去又有点像在无理取闹。

于是她又赶忙将信息撤回,好在时间没过,撤回成功,之后她心有余悸地盯着手机,陆勋没有回复,阮茶想着他应该是没有看见的,于是放下心来。

信息虽然撤回了,动荡不安的心却一直在徘徊,她不停告诉自己,他们才在一起,以后可以慢慢了解,也有的是时间去解决异地恋的问题,她很怕现在和陆勋讨论这些会破坏他们之间美好的氛围,这样想着她才能稍稍心安地睡去。

第二天是周六,闹钟没响她也多睡了会,直到阮妈把她薅起来吃早饭,在餐桌上的时候阮妈问她今天有什么安排,她一边刷着手机一边回道:“没安排。”

“没安排那等会跟我去趟你二姨家,她上个礼拜搞了一批外贸尾单回去,喊我去挑挑看有没有合适的。”

“哦。”阮茶心不在焉地应着。

突然,手机里弹出一条信息,是陆勋发来的,只有六个字:我在你家楼下。

阮茶当即扔下勺子不可思议地站起身,把阮妈也吓了一跳,问道:“一惊一乍的干吗呢?”

阮茶一边大步回房一边对她说:“我有事,不跟你去二姨家了。”

说完房门一关,阮妈莫名其妙地瞧着,几分钟后她已经换了一身衣服拿上手机就冲出了家门。

阮妈在她身后喊道:“什么事瞧把你急的。”

阮茶的确有些焦急,准确来说是心虚,陆勋事先都没说一声居然一大早就赶回了杭州,阮茶不能确定和她昨天夜里那条冒冒失失的信息有没有关系。

当她来到楼下看见穿着黑色简约工装夹克立在不远处的陆勋时,一颗心砰砰直跳。

她朝他走了过去,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怎么回来了?”

陆勋的眼神停留在她的脸上,她愈发心虚,垂下视线听见他说:“回来看看你。”

阮茶双手插在上衣口袋里长长地“嗯”了一声,陆勋抬头往楼上瞧了眼问道:“在这等你会被你妈看见吗?”

阮茶随口回了句:“看见才好呢,她总说我偶像剧看多了才会整天想着185身材颜值好的帅哥,还说轮不到我。”

陆勋抿着笑问道:“吃过了吗?”

“在家吃了。”

“我还没吃,陪我?”

阮茶点了点头,两人走到附近的生活广场,找了家店,虽然阮茶说吃过了,但陆勋还是多点了些东西,让她陪他吃点。

他们面对面坐着,每一次相聚阮茶总能在他身上发现一些不一样的地方,比如新剪的发型,亦或是她没见过的衣服,总之这些小细节往往会让她感到生疏。

她的眼神盯着陆勋面前的饮料,他把饮料递给她,她伸着脖子吸了一口,他问她:“好喝吗?”

她眯起眼睛点点头,陆勋便把她面前的红茶换了过来,将自己的饮料给她,垂下眸说道:“昨天晚上那个女的是一个合伙人的老婆,我和她老公比较熟,他也在场。”

阮茶愣了下,然后假装若无其事地撇开眼看向窗外:“你跟我说这个干吗?”

陆勋却意味深长地说:“担心某个丫头跟我生莫须有的气。”

“我才没有,我是度量那么小的人吗?”阮茶回过头瞪着眼。

看见陆勋笑看着她,眼里的光锐利得好像能瞧见她的心底,她败下阵来,嘀咕道:“好吧,是有点,你是不是觉得这样不好?”

上一章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