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81章(1 / 2)

两人吃完饭去散步,顶着倒春寒的风,只有握在一起的手掌心是热乎的。

许尧臣戴着厚实的羊毛帽子围巾,裹得像头熊。出门前,他给厉扬也武装上了,说回头冻感冒,受累的都是他。

又懒又赖,还得理不饶人。

“我明儿要开始跑宣传了。”许尧臣打个饱嗝,“录几期综艺,到处飞。”

厉扬道:“明着说呗——就是要不着家了。”

“看你说的,”许尧臣手指挠他,“人走了,魂给你留着。”

“要你魂干嘛,齁吓人的。”

吃撑了,小混蛋就开始胡说八道,“缠着你啊。没看过聊斋么,你这种的,一般都是我这种的目标人物。”

“是么,小狐狸精。”厉扬转眼看他,路灯打下来,让他的脸看上去分外软和。

许尧臣拽他,“那可不。”圆滚滚地凑上去,揪着棉服在他脸上使劲亲了口,“嘿,上钩了吗?”

“你这狐狸不敬业呐。”他搂他,一大团羽绒,搂不实,手指尖点点嘴唇,“这儿。”

小雪花往下飘了,春雪,比雨细腻,落地却是一样湿润。

细小的雪粒子簌簌地坠,擦在脸颊上,凉丝丝的,不冻人,带着一股雪天才有的清新气。

他们接吻、看雪,踩着湿漉漉的地面回家。

许尧臣在电梯上说他要参加高考,厉扬说也行,这样能忙点儿,没闲工夫跟剧组里撩闲。

他这么一说,听的人不乐意了。

“我也就是在剧组跟闲人闲话,你就不一样了。又好看又能干又对你余情未了的在眼皮子下摆着,你万一暗度陈仓了,我也拿你没辙是不是?”

“要渡早渡了,还等得到现在?”

许尧臣觉得他明晃晃地翘起大尾巴,臭不要脸地显摆。

恰好电梯门开,他挤着厉扬挤出去,翻他一眼,不高兴地进屋了。

厉扬跟上去,心里美滋儿的,精神病一样,该死地爱他这没道理的小脾气。

宣传期开始,许尧臣如他所说地忙起来。

他开始频繁地和孙安良碰面,网络上能剪辑的素材益发多起来。私底下,孙安良比以往沉默得多,没人找他就不开口,发愣或者看手机。他状态不行,所幸够敬业,上了节目该怎么闹怎么闹,镜头一不在,就整个人掉了魂一样。

许尧臣旁观着,心里却生不出多大波澜。

成年人的生活都是一个选择一个选择堆叠出来的,不能全赖到命运头上。

他们的剧如期开播,有了前面的铺垫,收视率和播放量节节攀高,孙安良紧绷的状态总算松弛了几分。

相对地,许尧臣一下节目就是个无所谓模样,心大得能撑船。

他大度地想,如果能当一把绿叶将红花衬得像火焰一般,那也算功德一件了。

可惜,事与愿违。

上一章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