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80章(1 / 2)

许尧臣睡到日上三竿,睁眼时候厉扬已经去公司当牛做马了。

早饭是阿姨来煮的,粥和包子都在蒸箱里温着,他去扒拉两口饭,在沙发上愣了会儿,才找着点实感。

漂泊久的船在寻回港湾时兴许都是这样,哪怕已经靠了岸,可尚且有漂浮时的不安,总得缓一缓才能晓得,已经归家了。

愣了会儿,许尧臣脑袋瓜又活泛起来,想着兜了一大圈,如今就算把扯乱的线都码顺了,就只差一件事,是心头的一根刺,不拔不行。

他拿手机给陈妙妙给打电话,习惯性忽略了堆积如山的短信。

——不知道是不是几个月前方浒的几条短信作祟,打那以后,他连收件箱都懒得打开。

电话接通,没等许尧臣说话,陈妙妙先吆喝起来:“儿啊,咱俩这叫不叫心有灵犀你说!爹刚准备拨号,你就打过来了。”

陈妙妙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许尧臣让他一步,“你先说,什么事?”

“两个事啊,一是通知你幸福而短暂的假期结束了,明儿就开始跑宣传。二是……有他妈个麻烦,”他声音突然压低了,“叫赵丰瑞的人,你认识不?”

许尧臣:“不认识。”

“他认识方浒。”陈妙妙那劲头,跟聊着黑市买卖一样,“说是号子里听说了你的事儿,联系你没联系上,找公司来了。我先给拿了五千,打发了。”

许尧臣耳朵里听着,脑子霎时就嗡一声,像是有重锤锤在了他天灵盖上。但须臾后,他冷静下来,吸了口气,又吐出来,“从头说吧。”

事情并不复杂,这个叫赵丰瑞的,本来就是刑期将满,在号里有些话语权。方浒一进去,怕挨欺负,就跟赵丰瑞交了底,透露了许尧臣的消息,并拍着胸脯保证,只要把话说了,姓许的就得给封口费。

赵丰瑞出来之后没找着正经营生,晃荡一个多月,身上的仨瓜俩枣早败没了,这时候想起来方浒给的消息,便找上门来碰运气。

“这种人有一就有二,这样不成。”许尧臣道,“你和铮子在公司等着,我去一趟。”

“诶,不是,”陈妙妙没真把这姓赵的看眼里,“你刚打过来是什么事儿?”

许尧臣给他一个重磅炸弹,“我打算高考去,参加明年的。”

“……”陈妙妙憋了片刻,“艹?”

学历证明不了什么过多的东西,但人生缺了一节课,总有些遗憾。

既然能找回来的不多,那就找一样是一样。

——已经七零八落的人生,许尧臣开始想去努把力,把它拼凑得完整些。

他的哥哥应该拥有一个更值得骄傲的方程。

许尧臣借着上下电梯的时间翻看了手机,找着了未接来电和短信。

赵丰瑞比方浒谨慎得多,只说是他表叔朋友,从老家来,带了土特产,要求见一面。

可对许尧臣来说,表叔二字已经足够了。

知道表叔侄的关系,就证明知晓许尧臣是冒名顶替了一个死人——敲诈勒索,够用了。

陈妙妙和刘铮都在公司等着,许尧臣一到,刘铮先把热茶上了,然后把门一关,十分紧张地搓搓手,看着许尧臣。

“他几点来的?”

“就刚才……十二点多?”

“是,刚到午饭点儿。”

许尧臣捧着热茶杯,没着急说话,先哧溜喝了两口,等嗓子润了,才道:“这种都是贪得无厌的主儿,五千是不多,在他那却不少。见这么容易能要着钱,下回一准没那么轻易撒口了。”

“嗐,挂了你电话我才往这细想。刚就是急着想打发他,这么一个人,往公司一戳,员工们来来回回的,少不了要翻闲话。”陈妙妙眉皱起来,“还真没仔细琢磨,妈的。”

“不要紧。”许尧臣来的路上已经想透了,做了决定,大胆而疯狂,“身份证上恢复到‘方程’是早晚的事。现在警方没通知,不代表真就能翻篇。与其被动,不如主动点,让这些牛鬼蛇神往后无路可走。”

“想都别想。”陈妙妙手一点他,平时那股不正经劲儿都给点没了,“这种自毁前程的事儿,我不可能让你干。钱,我有,姓赵的来了,我给他。行,就算我摆不平,那也有厉老板给我托底。老实跟你交代一句,两年前之所以我没破产,就是厉扬捞了我一把。为着这雪中送炭的恩,我也不能看你跳火坑。”

许尧臣脑子差点跟不上转,“两年前?几个意思?”

“你前脚进他包间,我后脚就后悔了。后来找过他,说你年龄小,就是一时的糊涂,算了。他当时没答应,只问我要多少钱才能把公司支应起来。”陈妙妙显得惭愧,“算起来,是我为跟我爸争一口意气,连累了你。当初要是我……”

“你可真行,”许尧臣没让他接着说,知道他什么意思,是要掰扯谁欠谁、不欠谁的,“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翻什么旧账。”

“艹,”陈妙妙一瞪眼,方才的温情全散了,“不是你他妈问我的?”

许尧臣冲他笑,说就想知道厉扬干了什么,旁的无所谓。

陈妙妙生出儿大不由爹的心酸来,抿两下嘴,啥也没说出来。

许尧臣知道老陈的担忧有道理,但他烦透了让人拿捏脊梁骨的滋味儿,何况这又不是个闭上嘴就能躲过去的事。

可眼下跟陈妙妙争是争不结果的。

作为让步,陈妙妙勉为其难答应让他去参加下一年高考,并对他能否上榜表示了诚挚的怀疑。

上一章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