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79章(1 / 2)

机场,有许尧臣的粉丝接机,人不多,但他和厉扬还是拉开了百十来米分别去了停车场。

吴曈机灵得很,几乎是没让许尧臣多走一步道,就让他上车了。

许尧臣坐下之后打趣他,说以后万一在狗皇帝这儿受不住气了,就去投奔老陈,保管待遇不会差。

厉扬在旁边一听,嚯,这小混蛋是真出息了,当着面就敢挖墙角,便道:“也行,反正都是一家人,也甭见外了。”

他们二位逗闷子,吴总管坐副驾上怪忐忑,扭头表忠心,说对励诚赤诚一片,日月可鉴,天崩地裂也不可能辞职。

表完了,问这俩闲得没事找讨厌的,晚饭要吃点什么?

许尧臣想了会儿,没想出个所以然来,问厉扬,问完又絮叨,说中午吃的火锅,可不想来第二顿了。

“烤鸭吧,”厉扬道,“德园的,怎么样?”

一说烤鸭,许尧臣馋了,眯起眼来,把冒光的眼珠藏了藏,说:“打包回来成么,胳膊腿都要散架了。”

厉扬叫前面吴曈,“成,劳驾吴总管跑一趟。”

——狗皇帝跟前有妖**国,倒霉的却只有大内总管。

回澜庭的路上,许尧臣还挣扎了下,说要去他自己的出租屋,话没说完,就让厉扬给镇压了。

厉扬道:“过年那两天你在澜庭给我祸祸一通,现在拍拍屁股要跑?想得倒美。”

许尧臣一撇嘴,怪为难地说:“嗐,那行吧,反正我买的饺子还在冰箱冻着,总不能便宜了你。”

吴曈在前面听得恨不得把耳朵塞上,不晓得这二位互相比抠是一种什么情趣。

回到澜庭,许尧臣撂下行李就冲浴室去了,厉扬要尾随他进去,让他横眉冷对地给轰了出来,叫他去用客卫。

厉扬往外走了三两步,怎么琢磨怎么不得劲,转回头一把推开门,把这小混蛋压盥洗台上狠狠亲了一遍,末了揩掉他嘴角溢出来的水渍,说:“一股子土味儿,抓紧洗吧,臭臭。”

许尧臣让占了便宜还遭嫌弃,甩上门吆喝,让狗皇帝有种待会儿别碰他。

不碰是不可能的,但总得先填饱肚子,把三天两夜攒下来的疲惫从四肢百骸里倒出去。

吴曈是个表面时不时狗腿,实际相当靠谱的人,不到一小时,他就把热乎的德园烤鸭拎上了澜庭十二层,帮着厉扬在茶几上码好,只等“妖妃”来动筷子了。

许尧臣在里面听见客厅门响,知道是吴曈走了,这才从卧室钻出来。屋里地暖烧得热,他洗完澡只穿了个短袖短裤,过夏天一样。

他一过来,鼻子里钻进一股椰子香,厉扬没跟他客气,伸手捞着他腰掐了一把,问他什么时候换的沐浴露。

“顾玉琢给寄了两箱,阿姨来打扫时候打电话问我,我请她帮着拆了。”许尧臣盘腿坐在毛茸茸的地毯上,问厉扬,“客卫也放了,你没用吗?”

厉扬在他旁边坐下来,“没注意。”

他一向是不在乎这些小玩意的,有什么用什么,偶尔许尧臣心血来潮多摆几瓶,他也就是随手拿用,才不管那到底是哪个品牌哪种功效。

烤鸭还是热乎的,外皮酥脆,肉质精细有嚼头,配上德园秘制的酱料和薄饼,一人干掉一只鸭也不在话下。

吴曈还给配了松茸杂菌煎和糖醋藕合,搭着一份小鱼干烧茄,一份有机五彩鲜蔬,甜品备了小豆凉糕,入口不算甜腻,豆香很足。

他们开着电视有一搭没一搭地看,新闻联播结束之后,地方台开始播一部主旋律抗战剧,看着看着,许尧臣惊奇地发现这部剧里居然有孙安良。

许尧臣叼着一块藕合,挺感慨,看来孙安良和他一样,也是流窜在各种剧里,别的不提,起码混个脸熟。

“他演的还成啊。”厉扬给他盛碗汤,让他趁热喝,“挺可惜,一直没火起来。”

许尧臣喝口汤,听他这话音不大乐意,“我也没火,怎么没听你可惜可惜我呢。”

“老实告诉你,我私心里不想让你火遍全国。”又给他卷个鸭饼放在小碗里,“没那么多人追着捧着,你也自由些。”

“啧,”许尧臣不答应,“可我爱钱啊,火了流量大了才能发财不是么。”

厉扬一笑,“你个小财迷。”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喜欢钱也就是说说罢了,他在最难的时候都没动过歪心思,何况是现在。

都说大红大紫得靠命,许尧臣觉得自己命不好,大约也走不上金字塔尖。人么,总要学着与现实和解,偶尔向命运妥协。长大之后未必要变得庸俗,却要明白生活的基本逻辑。

吃完饭,电视剧已经播过去了半集。许尧臣从地毯爬上沙发,懒得一根指头都不动,看厉扬把桌上的残羹剩饭给拾掇了。

厉扬往塑料袋里分门别类地整垃圾,喊他:“别赖唧唧的,去泡壶茶过来。”

许尧臣懒散地瘫着,眼神都木呆呆地,“喝哪个?”

上一章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