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77章(1 / 2)

等吃上饭,许尧臣才知道厉扬的一句“祝好”是什么意思。

杜樟女士实在是一位重口味爱好者,出自她手的两盘菜,重油重盐重辣,是打死卖调料的都搞不出的效果。

胡劭和谭安安两个小的吃得涕泗横流,一边擤鼻涕一边拍杜樟马屁,然后拼命往嘴里填米饭。

杜樟笑嘻嘻来关怀许尧臣,问他怎么样,许尧臣说,也就是我们的嘴了,换个舌头不麻的估计都咽不下去。

他话音一落,顾玉琢立刻用屁股蹭着凳子挪出去半米,兴奋地端着碗观战,看他兄弟被捶了个姹紫嫣红,乐呵得多吃了半碗。

下午,按节目组安排,嘉宾们要搭简易渔船去河面上钓黄河大鲤鱼。

一听要下河,可把顾玉琢给高兴坏了,跟许尧臣说如果能钓上来,那就让他抱着鱼拍张照。

许尧臣不知道他对年画娃是不是有什么想法,边给他递救生衣,边问:“要不你来个肚兜?”

顾玉琢愣了须臾才反应过来,给他一脚,“你才肚兜,贱人!”

许尧臣乐不可支,两手插着兜跟二百五上了船。

渔船船体不大,全靠船尾一只发动机航行。安全起见,他们两男一女分配了两条船,怕姑娘们半途有危险,算是每人分派两条保镖。

谭安安和许尧臣、顾玉琢乘一条船,在拿到自己那根鱼竿时候就听顾玉琢嘱咐她,黄河大鲤鱼之所以有一个“大”字,是因为真的大,待会儿下盘要稳,不要让鱼给拽下去了。

吓得小妹连忙往中间坐了坐,甩杆甩得非常谨慎。

许尧臣觉得这货长嘴全是惹祸来的,安慰谭安安几句,把顾玉琢给轰到了船尾。

然而准备齐全也没有什么屁用,因为他们这条船上三人枯坐一下午,连根水草都没钓上来,倒是孙安良和杜樟,一人一条,稳健得仿佛渔家兄妹出来打野。

顾玉琢此人能伸能缩,上岸之后羡慕地摸摸孙安良的大鲤鱼,问能不能给我抱抱,孙安良不知道他抱鱼是几个意思,疑惑地将网兜递给他。顾玉琢拎着鱼,大喊一声“臣狗”,立马摆好了姿势让许尧臣迅速抓拍一张。

河岸距离他们住的农家小院并不远,几个人一商量,干脆别坐车了,溜达着回去吧。

路上,许尧臣见摄像跟得远,拢住麦小声问顾玉琢:“你和鱼是不是有什么说不得的故事?”

“你看看你这个贱样——那倒没有,”顾玉琢跟他交头接耳,做贼一样,“过年我把陆老师惹生气了,弄一个年年有余哄他一下。”

许尧臣在同情陆南川的同时,慈祥地撸了把他的头发毛,“好家伙,真是个傻子。”

二百五吐露实话却遭到攻击,顿时一蹦三尺高,追着许尧臣直打回了二层小楼,把后面跟拍的摄像大哥追得呼哧带喘。

他们后面拎着两条鱼的孙安良很是无奈地一笑,对杜樟道:“看咱们这儿还有两个没长大的呢。”

“年轻人体力好,”杜樟说,“这就跟遛孩子一个道理,给他们遛疲了,晚上该睡就睡了,不闹腾。”

她这理论让孙安良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只得转头跟她聊起回去如何收拾这两条鱼——杀鱼的确是个大工程。

根据嘉宾们拿到的流程,他们出去摆摊的时间在第二天和第三天早市,要求完成五百元营业额,完不成他们就得下地按挖出来的数量种回去。

顾玉琢对摆摊这事儿非常有自信,觉得即便不出去刷脸,单凭他的实力也能成为垄断早市的红薯王子。

晚饭之后,他们聚在客厅里玩了会儿游戏,真心话大冒险。

“真心话”是节目组备好的,在竹筒里插着,轮到谁了就去抽一根,问题基本控制在让人心跳加速又不怎么加速这个坎上,不涉及具体**,却足够吸引观众眼球。

初恋和初吻时间,想拥有哪种超能力,目前最大的愿望是什么等等,通过一个问题既能满足人的窥探欲,又能让在场嘉宾闲聊几句,走走心,一举两得。

许尧臣抽着了超能力,他说要隐身,杜樟问为什么,他目光在几位同僚脸上扫过,反问:“能一个人自由自在地四处闲逛,你们不想要?”

这一下,戳了大伙的心,纷纷说起从业以后的“不自由”。

“我不一样,我想要回到过去的能力,”孙安良道,“兴许能改变点什么。”

胡劭问改变什么,孙安良打个哈哈:“世界大战?我可是个和平主义者。”

话音一落,胡劭立刻对他拱手,说哥你这思想境界,要不待会儿给我上堂思修课吧。

大伙哈哈一乐,将这一茬翻篇,又开始了下一局。

许尧臣若有所思地看了孙安良一眼,隐约地,他觉得孙安良这次碰面之后的状态不大一样了,但又说不上来到底是哪不同。

几人闹到十点多,排着队去洗漱,一个挨一个地收拾完,到将近十二点才拖着一身疲惫钻进被窝。

顾玉琢脑袋一沾枕头就睡着了,践行了他能吃能睡的人生信条。

许尧臣在床上烙饼似的翻了两遍,也迷迷糊糊地睡了。

到凌晨三点多,许尧臣被屋里暖风烘得口干舌燥,爬起来出去找水喝,结果刚在厨房灌下半杯,一转头,却看见了孙安良。

孙安良坐在两台摄影机拍摄范围的夹角里,不能说完全拍不着,但他往这一坐,监控室的人也知道是想躲镜头,不会特意去拍,也不会在正片剪出来,惹没必要的麻烦。

上一章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