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52(1 / 2)

真君居然夸她是百花园中最美的花?

苏梨又喜又羞,坐在树顶中央的神识小人都快飘起来了。

重华目光宠溺地看着她。

他已经活了万余年,苏梨只是个五百年的小妖,娇美灵动,重华也分不清自己对她是什么样的感情,但重华知道,他想天天看见她,想与她做凡人夫妻会做的快乐事,且只看她、只与她做,对重华而言,这大概就是凡人所说的爱吧。

“睡吧,我回房了。”

重华的声音一落,他的人已经消失在了云霄宫的屋顶上。

苏梨看看真君坐过的位置,再看看自己开满一树的雪白梨花,沾沾自喜之余,苏梨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凡人世界有很多靠脸吃饭的人,男女都有,那她凭借一树梨花得了大仙真君的青睐,是不是也算靠脸修仙?

苏梨沉思片刻,很快就甩开了这个念头,靠脸就靠脸吧,能靠脸也是一种本事,更何况她本来就有被真君收为弟子的资质,只是真君太怜惜她这朵梨花,舍不得对她太严厉,才以另一种方式传授她仙法罢了。

苏梨盘腿打坐,专心吸收月华修炼了。

过了两日,重华开始给三个弟子授课,这节课讲的是仙道起源,通俗的说就是仙家历史课。

苏梨来无涯殿的时候,重华还没到,猛男金武、凤凰灵韵、鹿妖陆弛都已经恭候多时了。

看到苏梨,三人都很惊讶,按理说没有被真君收徒的人都该离开九云山了。

苏梨不好意思宣传自己是靠脸吃饭的,撒了个小谎:“那日我跪下恳求真君教我,真君被我的执着打动,虽然没有收我为徒,却允我在一旁跟着你们学艺。”

金武、陆弛都是从凡间飞升上来的,只听说过重华真君的大名不了解其为人,因此信了苏梨的说法。凤凰灵韵却是如假包换的仙家血脉,她不但见过重华真君很多次,还从族中老少凤凰的闲谈中摸清楚了重华真君的脾气。

据灵韵所知,重华真君是仙界最冷酷无情的人,曾经帝君的女儿三公主痴迷重华真君,每日都来九云山纠缠,重华真君不厌其烦,让帝君带走三公主,帝君宠溺三公主,想着好男也怕烈女缠,便默许了三公主的继续纠缠。

重华真君最后威胁三公主,如果三公主再打扰他的清静,他会将三公主变成天湖中的一尾鲤鱼,除非他哪日心情好了且想起了三公主,他亲自解开自己的仙法,否则放眼天庭,就连帝君也无法将三公主变回来。

三公主自恃身份,不信重华真君真有那么狠。

结果,重华真君说到做到,如今三百多年过去了,三公主还在天湖里当鲤鱼呢,因为天湖里的生灵无法离开天湖而活,帝君想接三公主去他的宫殿里住都不行。为此,帝君托过各路仙君来九云山替三公主求情,全都无功而返。

帝君打不过重华真君,也没有道理发动仙界大战,发动了大概也没有大仙愿意站在他那边,帝君只好无奈地质问重华真君,到底要什么条件才肯将三公主变回来。

重华真君淡淡地道:“等吧,等我哪日心情好了。”

帝君便忍气吞声,等了三百年。

灵韵想,重华真君连帝君、各路大仙的求情都不理睬,会因为一只梨花小妖的哀求而破例?

反正灵韵是不信的,目光狐疑地打量了苏梨一会儿。

稍顷,重华来了。

大殿里摆了四张玉案,金武、灵韵坐在前面,陆弛、苏梨坐在后面一排。

重华开始给四个小辈上仙家历史课,他闭着眼睛,嘴唇也没动,但就是有声音传了出来,低沉清越。

再清越动听,他上得都是历史课啊!

刚开始四个弟子还都聚精会神地听着,慢慢的凤凰灵韵第一个趴下睡觉了,金武的眼皮很重,左右看看,见灵韵趴着睡觉也没有被真君发现的样子,金武的胆子大了起来,一点一点也开始趴了下去。

苏梨也有点困,但她认为自己不是正式的弟子,万一偷懒瞌睡,真君一生气赶她下山怎么办?

所以苏梨偷偷打个哈欠,困极了就掐自己一把。

与凡间的授课不同,重华这一节历史课讲了七天七夜,苏梨都快怀疑他其实也在睡觉,那声音是提前用秘法录制好的现在在自动播放而已。

苏梨的腿都被自己掐肿了,饶是如此,她也打了半个时辰的盹儿,真的撑不住。让苏梨佩服的是,小白脸陆弛居然听得特别认真,还做了笔记,只有前面一排的金武、灵韵睡了醒,醒了睡,哈欠连天。

到了第八日的清晨,这节漫长的仙家历史课终于讲完了。

最后一个字说完,重华睁开眼睛,面无表情地对四人道:“退下吧。”

苏梨忍着伸懒腰的冲动,从跪坐的姿态慢慢地站了起来,小腿一下完全麻掉了。

陆弛没比她的状态好到哪去。

睡得最舒服的灵韵、金武竟然都没能站起来。

苏梨笑两人太弱,笑着笑着,苏梨突然发现,金武、灵韵不是站不起来,而是身体因为什么原因被束缚在了原地!

苏梨诧异地看向最前面宝座上的真君。

重华淡淡道:“金武、灵韵公然违背教律,罚你二人将这本《起源》誊写三遍,何时写完,何时解禁。”

他一挥手,两本泛着金光的书籍突然浮现在金武、灵韵面前,那敦实的厚度,看得苏梨一阵阵后怕,幸好幸好她忍住了,只在支撑不住的时候打了一会儿盹儿,不然现在被罚抄书的也将包括她啊!

“师尊,弟子错了!师尊再给弟子一次机会吧!”灵韵突然哀求起来,碧蓝的眼睛里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重华心冷似铁,缓步跨下台阶,准备离开了。

上一章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