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合欢篇完(1 / 2)

廖云庭说完之后,大殿静默了片刻,接着便响起了议论纷纷。

廖云庭不在乎众人的打量,萧罡却不想自己最孤冷正直的师弟为了一个何真真蒙此污名,肃容道:“师弟,我知道你把她当弟子看待,但你怎可为了维护她编造这等谎言?你是什么人,在座的诸位有目共睹,你……”

廖云庭垂眸道:“师兄不必再为我找借口,当年她求我传授她剑法,我与她朝夕相处,情难自禁,否则也不会在她前往玄龙阁观赛之时,因为不放心而暗中跟随,此事袁少卿可为我作证。”

萧罡突然记起来了,当年师弟的确跟着女儿三人下山了,没想到师弟真正的目的居然是为了何真真。

“哼,如果廖长老这番话不是为了替何真真掩饰采补真相,那廖长老身为师叔却与门派弟子厮混,算不算违背门规纲常?”崔啸天质疑地打量廖云庭、萧罡道。

萧罡脸色大变。

廖云庭却淡淡一笑,突然出剑,在萧罡、叶青岚反应过来之前,一剑削去了自己用剑的右臂。

鲜血喷溅出来,落在了崔啸天、崔斩父子的脚下。

“师弟!”叶青岚泪如泉涌,扑过来点住廖云庭身上几处大穴,不让他再继续失血。

廖云庭没有看自己的伤口,冷视崔啸天等人道:“今日我已言明真相,何真真是我的人,再有人污她清誉,亦或打她的主意,便是与我廖云庭为敌。”

换个人,断了一条胳膊再说这种威胁的话,怕是半点震慑力也无。

但他是廖云庭,是威震武林的第一剑客,哪怕他断了一臂,在场的人包括崔啸天,也都觉得心头一震。

“罢了,既然是误会一场,我等这就告辞了!”

扫眼廖云庭的断臂,崔啸天振臂一呼,带领众人大步离去。

“师弟,你这是何苦?”叶青岚抱着廖云庭哭道,他们三人虽然是师兄弟,却与亲生手足无异,廖云庭是用剑之人,断了右臂如同丢了半条命,如何不让人痛惜?

廖云庭这几年都被惭愧自责折磨着,今日终于说出真相,他竟觉得无比轻松。

他看向神色复杂的萧罡,淡笑道:“抱歉师兄,我违背门规在先,还隐瞒了你们这么多年。”

萧罡看着他手臂的切口,眉心一突一突地跳,半晌方道:“你,你便是做了,又何必当着外人的面说?”

这下子全天下都将知道师弟触犯了门规,他若不将师弟逐出师门,难掩悠悠众口,可是逐了,他于心何忍?

廖云庭并不后悔,只对萧罡强调道:“师兄,她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提到何真真,萧罡的怒火都足以点燃他,最器重的弟子薛杨因她而死,现在连情同手足的师弟也被她害得那么惨!

“你还替她狡辩,你又知道她是什么人?”萧罡怒不可揭地道,眼睛都快瞪了出来,“是,就算她从始至终都只与你一人双修,可这就证明她真心爱慕你吗?爱慕你会这么多年只在中秋之夜回来找你?我看她就是想借你的内力,你内力高深,她与你双修事半功倍,偏偏你傻,还以为她满腔痴情!一个眼睛都不眨便狠心杀害同门师兄的女人,她会轻易对男人动心?”

叶青岚已经没有心情去想小弟子的为人了,被她视为亲弟弟的师弟断了手臂,叶青岚都要难过死了。

“都别吵了,先替云庭疗伤!”

.

有些事情,一旦质疑,便经不起推敲。

廖云庭并没有离开天极宗,他带着他的无极剑去为师父守墓了,不见任何人。

他不见,萧罡却天天来找他,来一次骂他一顿,骂他人傻眼瞎,还推断何真真早在挑选他学习剑法功法时便已经打定主意要勾引她了,否则她为何不去找叶青岚拜师?明明叶青岚对她更慈爱,都是女子也少了很多避讳。

“你若是个普通人,毫无可利用之处,她才不会找你!”

萧罡走了,他的怒骂却一遍遍地在廖云庭耳边回荡,想到这种可能,廖云庭再也无法心静下来,当晚,廖云庭突然来到弟子房,叫了大弟子宋威随他去后山。

宋威毫无头绪,直到师叔突然抓住他,一股汹涌的内力从师叔那边朝他的体内灌入进来。

“师叔?”宋威震惊喊道,然而很快他便说不出话了。

半个时辰后,廖云庭丢下因为骤然接纳太多内力而昏迷过去的宋威,一人回了后山的墓府。

宋威醒来后,立即跑去将此事禀明了师父师母。

萧罡一拍桌子,又跑来骂了廖云庭一顿。

廖云庭闭着眼睛面对师父的墓碑,心如止水道:“我没了内力,她便再也不会利用我,师兄可以放心了。”

萧罡放心个屁,他都快心累死了!

有些话萧罡没对师弟说,回去见到妻子叶青岚,萧罡咬牙切齿道:“何真真不知道师弟内力尽散,中秋之夜她定会再来找师弟,倘若她真的因为师弟变成废人便无情离去,或是去采补别的男人,我拼命也要杀了她!”

叶青岚心情复杂,如果,如果何真真真是一个骗子,她也无法原谅自己。

.

苏梨三月里进的山,七月底才出来,刚出来就听说了一个炸雷――廖云庭那家伙居然为了替她证明清白,在崔啸天等人面前自断一臂!

苏梨马不停蹄地赶去了天极宗。

上一章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