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百三十五章(1 / 2)

沉鹿是在下午最后一节课被通知去开会的。

如果是平日也就算了,她也无所谓谢庚先走还是后走。

只是现在她知道了他的一些事情,实在很难让对方一个人就这么回去了。

于是在谢庚得知少女要去开会,还没来得及高兴的时候。

沉鹿淡淡地说了句[放学后校门口等我],这句和下战书一般让人心惊胆战的话后,也不管对方什么反应就径直出了教室去开会。

谢庚很想要拒绝的,但是他不敢。

一是怕女生,二是打不过。

于是他不得不背着自己的书包,抱着沉鹿的书包,就这么出去校门口憋屈地等着对方开完会出来。

他也不没想过要跑,只是跑得了初一跑不了初五。

他们是一个学校的,又是一个班的,而且还是同桌。

谢庚可以明天多一阵子不去学校,但是又不可能一直不去学校。

再加上最近三校联考在即,沉鹿管他管得更严了。

他只要没来学校,少女后脚就能堵他家门口来。

想到这里,他有气无力地看了一眼被陆谨行给震慑住不敢乱来的何余。

“都说了是个误会,你怎么就这么轴呢?”

“那个是你女朋友吧?就那个长头发大波浪的,对不对?”

何余余光瞥了一眼站在不远处不大敢上来的刘琳。

“啧,你过来。你被打是他理亏,再说了有我在你怕什么?”

“他口口声声说没有欺负过你,你上来好好让他瞧瞧,你脸上还挂着彩呢。看他敢不不认账。”

刘琳想着也是,这青天白日的还校门口位置站着。

来来往往这么多人,就算谢庚要动手,她也没什么好怕的。

她稍微缓了下情绪,而后往谢庚所在方向走了过来。

相对而言,在保持着比较安全能够拔腿就跑的距离停了下来。

谢庚眯着眼睛仔细瞧了瞧眼前的少女,离得还算近。

他一下子就能看到她嘴角那边的淤青。

“不认识。”

他仔细在脑子里寻找和这张脸对应的信息,却依旧一片空白。

“你不认识我?!你放屁!老娘被你打得现在浑身都还疼着呢!你还给我装蒜!”

刘琳见他这个态度,刚才还有点儿顾忌着的情绪一点就着。

这暴脾气倒是和何余如出一辙。

“我觉得你可能真认错人了……”

打人?要是和男的打起来他没准还半信半疑。

谢庚这么怕女生,连女生一根手指头都不敢碰,怎么可能打女生?

他又不是不要命了。

“那你给我说说你是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遇到我的,没准你说具体点我能想起来。”

他能够肯定自己绝对不可能动手,可见对方也不像是开玩笑讹人的样子。

谢庚顿了顿,让对方大致上还原下当时的情况。

陆谨行在一旁站着没有说话,他从一开始时候就有注意到少年和之前碰上的样子不大一样。

眉宇之间没什么戾气了,看上去很是平和。

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

而且他刚才看着自己的时候那眼神也陌生,就好像他们两个今天是第一次见面一般。

“什么时候?这不就三天前的事情吗?”

刘琳上下打量了下谢庚,眉头皱了皱。

“就城北网吧那片,我问你……咳咳借点资金周转下,结果你没借,还把我给打了。对!你把我给打了!还是拖巷子里打的那种!”

他仔细回忆了下,除了三天前自己的确网瘾犯了跑去城北那边上网之外。

对方说的其他的事情他愣是一个都没有印象。

“你说我不给你钱或者说你打了我我都信,你说我把你拖巷子里打这是不可能的。”

“当时傍晚,你是不是没看清记错人了?”

刘琳被他这笃定的语气给弄得也莫名开始半信半疑了。

她沉默了一会儿,下意识看向了一旁的何余。

少年明白了刘琳的意思,烦躁地抬起手摸了摸后脖颈。

“这件事另说,她这人是有点儿近视,还为了漂亮不戴眼镜没准有可能看错了。”

“但是老子可不一样,我和你干过一架,你小子耍起阴招来可比谁都来得狠。”

何余说着往前走了过去,和谢庚面对面站着。

“我也不难为你,要么结结实实被我揍一顿,这件事就两清了。”

“要不然,你就等着被我们四个群殴。”

“……这有什么区别吗?”

“说来说去你们就是变着法儿找理由揍我。”

谢庚嘟囔了这么一句,也不敢太大声反驳。

这个时候沉鹿还没出来,他将视线往一旁站着的陆谨行身上落。

“大哥,我看你好像认识沉鹿,我和她关系可好了。”

为了不被揍谢庚咽了咽口水,像个泥鳅一样躲开何余的拳头往男人身后躲着。

“你刚才已经多管闲事了,你就好人帮到底,别见死不救!”

因为谢庚躲在了陆谨行身后,何余他们也没再乱来。

男人没管他们,只是垂眸淡淡瞥了身后的少年一眼。

“你真的没动手打过他们?”

“真没有!你看我这小身板,这细胳膊细腿的我能打过谁啊?不说那个女的了,就何余这么一拳头下来我没准都能给捶死!”

解释了好几遍都没人信,谢庚显然急了。

他抓了抓头发,也不知怎么摊上这么个事情,心下烦躁得雅痞。

“我知道了大哥,你刚才也听到了。他们说当时找我借钱,这不就是抢吗?他们一定是因为没抢到又看我好欺负,于是特意放学来我学校堵我的!”

“别的我不敢说,我爸给我的零花钱还是很多的,他们肯定图我钱财!”

“你放屁!上网顶天了就几十块,我们吃饱了没事干跑这么大老远就为了这么点儿上网费?”

谢庚这话把何余给气笑了。

要不是陆谨行在,他早就撸起袖子一拳头过去了。

少年扯了扯嘴角,很不屑地翻了个白眼。

刚想要嘲讽几句的时候,抬眸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往这边过来。

他唇角勾起,挺直了腰杆。

气势什么的都足了好多,突然就不把对方放眼里了,很是豪横。

“我有说你是为了几十块网费过来的吗?我说的是你女朋友。”

“你来淮南一中是为了什么,那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何余愣住了,觉得对方话里有话的,但就是没听出个所以然来。

“你和老子玩什么文字游戏?有什么话直说,少给我在这里拐弯抹角的。”

“哟呵,还急上了?你要是刚才识趣了就走我也不用说得这么明白,给你在你女朋友还有兄弟这里留点面子。”

谢庚这副阴阳怪气的样子,绕是陆谨行都有点儿看不下去了。

“到底什么事情?”

“也没什么事情大哥,就是他之前想让沉鹿做他女朋友。估计还没死心,今天又死乞白赖来找沉鹿了。”

还不等何余和陆谨行反应,少年像是刚看到沉鹿似的眼睛一亮,连忙朝着她挥了挥手。

“沉鹿这边!何余早早的就来校门口等你了!”

何余身子一僵,猛得回头看了过去。

少女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他身后位置,他这么转过去刚和她的视线撞上。

沉鹿手上还拿着开会时候用来记录的纸笔,她掀了下眼皮看向许久没见的何余。

“你找我?”

她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很轻,没什么情绪。

可何余听了身子下意识一抖。

“没,没有,我找谢庚。”

沉鹿抬眸往谢庚方向看过去的时候,因为少年在陆谨行身后站着。

她先看到的是陆谨行。

陆谨行薄唇微抿,正斟酌着怎么开口打招呼的时候。

沉鹿的视线不着痕迹的从他身上移开,落在了谢庚身上。

“我书包拿了吗?”

“拿了拿了!”

谢庚连忙抱着沉鹿的书包过去,十分狗腿贴心的主动将她手上的东西接过。

“沉鹿,哦不鹿哥,我给你放包里成不?”

这个态度转变实在太快了,沉鹿有那么一瞬间都没反应过来。

“……不用了,我自己来。”

她把书包接过拎着,留意着没碰到谢庚。

谢庚见沉鹿拿了书包,立刻退到安全距离往陆谨行身旁站着。

“鹿哥就是他们,他们老早就来校门口堵我了,说要揍我。”

“明明是你先搞了我们,你他妈还好意思恶人先告状!”

少女皱了皱眉,因为之前王瑶她们给她说了下,她大致上知道发生了什么。

“何余。”

沉鹿的声音并不大,却一下子让何余住了嘴。

他顿了顿,缓了一会儿这才开口。

“……你不信我?你觉得我有那么无聊大老远过来找茬吗?”

不知为什么,明明对方面上没什么情绪变化。

但是沉鹿总觉得他的语气有些委屈。

“没,我没说不信你。”

她说着把手中的东西放回了书包里,拉好拉链后这才抬眸看了过去。

“你女朋友是不是被他打的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你的确是被他打了。”

“上周周五的时候我朋友她们也在城北网吧,给我说了下这件事。”

沉鹿语气听不出什么起伏,眸子里清晰得映照着何余莫名呆愣的模样。

她长长的睫毛在眼睑处落下两片浅淡的灰。

“是伤的背吧?好点儿了吗?”

何余原想着沉鹿会护着谢庚,就算不护着也不会给自己什么好脸色看。

毕竟当时自己去搭讪时候态度的确流里流气的,甚至还打算动手动脚。

不过他手还没有放上去,沉鹿就把他小手指给掰了。

那一次何余无论是在淮南一中见到沉鹿时候的惊为天人,或者是后来被她狠狠拖巷子里教训了一顿。

哪一个都在他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平日里浑身都是刺儿的少年。

在听到沉鹿这么随口关心问的这句话后,觉得鼻子莫名酸了起来。

“……他下手那么重哪有那么快就好了。”

“还疼。”

“……你是在给我撒娇吗?”

沉鹿看着眼前哼哼唧唧低声不满抱怨的少年,一时之间无语凝噎了起来。

“这件事是谢庚的问题,但归根结底其实也不算。”

“是你女朋友先拦着他要钱,他不给,这才造成了一定的矛盾。”

上一章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