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百二十八章(1 / 2)

出了电影院的时候差不多已经五点半了,按理说这个时候她稍微陪着谢庚逛一逛就得回去了。

然而顾芸太会聊天,以至于好几次她想要开口都找不到时机。

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对方拉到了一家商场里。

看着里面满目精美的裙子和衣衫,沉鹿莫名觉得不大自在。

刚才女人说这家店的衣服看上去不错,问了她觉得怎么样。

沉鹿没多想,顺着点了点头。

结果顺着这么表了态之后,她就被顾芸给挽着胳膊带了进去。

“你是看中了什么衣服想买吗?”

她长长的睫毛下那双眸子清澈,垂下来的时候被浅淡的阴影给遮掩些许。

沉鹿不是那种爱说话的性子,就这么清清冷冷的站着就足够让人心神平静。

这是京城那圈子里的名媛小姐不会有的气质,像是醇酒经过缓缓沉淀而散发出来的清冽。

引人靠近,却无法真正走近。

顾芸对沉鹿挺有好感的,无论是刚才为她解难时候递过来的一包纸巾。

还是一路上恰到好处,不过分亲昵的态度,都让她觉得很舒服。

她很少跟一个不带任何目的性的人聊天,这种感觉很自在。

不需要任何防备顾忌。

“是看中了一件。”

顾芸将垂落下来的头发别在耳后,然后朝着走过来接待的服务员微微一笑。

沉鹿见女人径直往前面走去,这个时候才低头看了下时间。

五点五十五,已经挺晚的了。

少女顿了顿,指尖还没放在屏幕上屏幕便亮了。

她手机开了震动,声音倒也不吵。

“沉鹿,谁给你打电话了呀?”

这个状态的谢庚明显是个好奇宝宝,什么都好奇,什么都想要知道。

他看到沉鹿的手机响了,咬着可乐的吸管凑了过来。

他似乎并没有什么男女之别,低头凑近去看的时候脸都要贴在沉鹿身上了。

陆谨行瞧见了微皱了下眉头,他指尖微动,下意识想要上前去将对方给拉开的时候。

少女先一步伸手把他的脑袋推开了。

“别靠那么近,大夏天的不热吗?”

她语气很淡,对谢庚这个在外人看来亲昵至极的行为并没有任何厌恶反感。

只是轻飘飘地这么扫了一眼。

在谢庚收敛了后,她这才拿着手机去了外面接电话。

打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家里嗷嗷待哺的沉呦呦。

小女孩是用座机给她打的电话。

沉鹿刚一摁了接听键,还没来得及说话对方先急不可待地开了口。

原以为沉呦呦会嚷嚷着饿了,催促着她赶紧回来做饭。

不想她开口说的第一句不是[饿了],而是问[她六点之前回来得了吗]。

“……沉呦呦,你好好看看现在时间。”

“还剩五分钟就到六点了,你以为我是超人会飞吗?”

那边的小女孩捂着嘴偷笑着。

“那今晚的大餐就没你的份了哦,月初刚才来家里找我了。她说她妈妈今天得空回家,张罗了好多好吃的。”

“她妈妈可喜欢我了,还说一会儿要过来接我吃饭,六点左右就要到了。你回不来的话我就自己过去咯?”

要不是沉呦呦提起,沉鹿都险些把这件事给忘了。

之前因为请家长事件,她和商露交换了联系方式。

以孩子为话题,这么一来二往的聊着聊着也算是熟悉了。

她隐约是记得对方说过几天得空就能回家,到时候要请她们过去好好吃一顿好的。

沉鹿没多想,顺着寒暄了几句。

不想商露动作这么快,这周就给赶回来了。

沉鹿大致上知道她的工作情况,一年到头都在出差,很少得空闲。

这一次说是请她们过去吃个饭,感谢下沉呦呦在学校里对白月初的“照顾”。

实则更多的是因为之前没办法赶来学校开家长会,特意回来补偿小女孩的。

她知道白月初在学校只有沉呦呦一个好朋友,为了让她更高兴。

这才顺着说了想请她们一起来家吃饭。

要是别的家长请人吃饭,可能不会这么赶。

只是商露怕是赶回来的,没准明天一早就要走。

现在时间已经挺晚了,沉鹿赶不回去,更不好让别人等着自己。

她听着电话那边高兴地叨叨叨的沉呦呦,叹了口气,还是不大放心地说道。

“我回不去,我现在还在外面。”

“一会儿商阿姨她们来接你的时候记得礼貌点,别咋咋呼呼的。”

“还有吃饭时候别站起来夹菜,也别

把筷子伸到盘子里挑来拣去的。”

这些毛病沉呦呦在家里并没有出现过,不过沉鹿觉得是因为自己做的不大好吃,她也没必要激动的站起来夹菜什么的。

要是遇到什么好吃的,可能她吃的太忘乎所以了还真的会干出这些事情来也说不定。

于是沉鹿事先还是提醒了沉呦呦几句,免得到时候丢人。

“你放心啦,我可讲礼貌了,我一定会很乖的。”

尽管隔着手机看不到沉呦呦的样子,但是沉鹿觉得对方说这话的时候一定下意识拍了拍胸口做保证。

想到这里她唇角微微上扬。

“那没什么事了,一会儿商阿姨她们来接你的时候记得给她们说一下我回来不了,然后帮我问个好。”

“嗯嗯嗯好的好的,我都知道啦。”

沉呦呦估计是饿坏了,语气也有点儿着急。

“我看到外面车子开过来了,是商阿姨过来接我了,我先挂了呀。”

“你放心沉鹿,我到时候会给你带好吃的回来的mua。”

“等一下,别问人要……”

沉鹿的话还没有说完,那边的小女孩已经把电话给挂了。

她沉默了一瞬,最后将手机给放了回去。

看来她做的饭真的挺难吃的。

瞧把这孩子整得跟饿死鬼投胎似的。

不过今天商露来接沉呦呦的时机倒也凑巧,她刚才还觉着这个时候要赶回去也晚了。

不想对方先一步过去把沉呦呦给接去吃饭了。

沉鹿接完电话回去的时候,刚一进门便被顾芸给轻轻拉到了试衣间门口。

她一愣,看着对方拿着一条黑色收腰长裙弯着眉眼笑意盈盈地看着她。

那条裙子不算长,就到小腿一点儿。

法式复古风,很简洁没有什么多余的繁复花纹。

尤其是领口是圆弧形,能够将脖子和锁骨线条完美的呈现出来。

又克制又清冷。

沉鹿看了下对方手中拿着的这条裙子,又掀了下眼皮看向她。

她沉默了一瞬,红唇微抿,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脖颈处。

“……你是想让我帮你换衣服吗?”

顾芸一愣,而后反应过来实在没忍住捂着嘴笑了出声。

“抱歉,你一本正经的这么问我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我一时没忍住。”

“我有手有脚的哪需要别人帮我换衣服,这是我给你挑的。你试试?”

“给我的?”

沉鹿显然没想到对方从刚才进来到现在一直在里面选了半天,结果是给她挑衣服。

“不用了,你给你自己选就好,我对这些……”

“你不喜欢吗?”

顾芸叹了口气,神情有些失落。

只是她好像怕沉鹿有心理负担,还是勉强对着她挤了一个笑容出来。

“没事,我再给你挑挑。”

沉鹿是一个典型吃软不吃硬,且不大会拒绝别人善意的人。

尤其是顾芸这种类型。

大约骨子里沉鹿和沉呦呦其实没什么区别,都是个颜控。

只是她是隐性的,并没有那么明显。

看着女人眉眼微垂的样子,却还是弯着眉眼对她展露笑容。

沉鹿心下不忍,沉声开了口。

“……不是不好看,是我不大习惯。”

她斟酌着语句,试图在不伤害对方的前提下回绝对方的善意。

“我没怎么穿过裙子。”

“啊是吗?”

女人有些惊讶地看了沉鹿一眼。

少女的双腿修长,身材高挑。

“有这么一双腿要是不穿裙子真是太可惜了。”

“要是你不介意的话要不试试?我觉得你穿这条裙子一定会很漂亮的。”

顾芸并没有用那种生硬强迫的语气命令沉鹿,只是温柔地笑着,然后将手中的裙子递给了她。

态度什么的都恰到好处,不会让人觉得不适。

“沉鹿,顾姐姐给你选了好久呢,你试试吧。不合适换回去就成。”

谢庚看热闹不嫌事大,他眯着眼睛笑眯眯地这么说道。

替顾芸说话是假,他想看看沉鹿穿裙子是什么样子才是真。

只是顾芸被拿来做了挡箭牌而已。

陆谨行的思绪从顾芸将那条黑色裙子递给沉鹿的时候就开始有些混乱了,他的视线一直克制地往那边落去。

顾芸的眼光和他不谋而合。

那条裙子在陆谨行看到的第一眼,他就觉得很适合沉鹿。

他没有说,只是隐晦地扫了一眼,不想在移开视线之前。

顾芸让店员把那件长裙给取下来了。

陆谨行很想看,比这里任何人都想要看沉鹿穿上这条长裙时候的模样。

可是比起想要看的欲望,他更不希望让少女为难。

“时间不早了,还是先去吃饭吧。”

男人的声音很沉,说这话的时候淡淡地瞥了顾芸一眼。

神情也淡。

顾芸眨了眨眼睛,对于陆谨行这样生硬的转移话题并没有多在意。

她不是傻子,哪怕刚才她一直走在前面和沉鹿聊天。

可余光一直有意无意的留意着周围。

从电影院时候两人碰上时候顾芸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说不上来,只是觉得两人不像是朋友那么简单。

再加上旁边那个少年一直有意无意地调侃着陆谨行,十句有九句都没有离开过沉鹿。

这让顾芸渐渐明白了些什么。

看到陆谨行只是因为沉鹿不大想要换一条裙子就沉不住气的样子,顾芸勾唇笑了笑。

“也是,都快六点了。”

“请帮我把这条裙子包起来。”

顾芸说着将衣服递给了店员,然而她并没有径直过去付钱。

而是将视线往陆谨行身上落。

“陆先生,这条裙子你能帮我付了吗?”

陆谨行微皱了皱眉。

当然,他不是因为觉得这条裙子贵或者什么,而是觉得对方言语莫名暧昧。

尤其是还当着沉鹿的面特意叫他去付钱。

他原本也没有打算让顾芸付钱,卡已经提前给了店员。

只是顾芸突然这样让他觉得不大舒服,像是故意的似的。

“这位小姐,这位先生早在之前就提前刷了卡,这件裙子已经是你的所有物了。”

顾芸装作惊喜的看了对方一眼,然后上前亲昵挽住了他的手臂。

身子柔软,往他那边贴近了些。

“陆先生,你真是太贴心了。”

“谢谢你,这条裙子我很喜欢。”

陆谨行完全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这么猝不及防靠过来。

刚才和他在一起说好走完流程就各回各家的女人,此时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像块牛皮糖一样粘着自己。

他脸色一沉,伸手下意识想要将顾芸给推开。

然而女人先一步松开了手。

“顾小姐,你……”

陆谨行告诫的话还没有说完,女人食指轻轻抵在了红唇上。

眼眸转了转,示意他往沉鹿那边看过去。

少女神情很淡,将脸别在了一边。

像是故意不往陆谨行这边看过来似的。

“陆先生,这条裙子是你买的,那你能帮我拿着吗?”

顾芸狡黠地朝着男人wink了一下,然后把装好的衣服递给了他。

陆谨行怔住了,心下隐约觉察到了什么。

他眼眸闪了闪,抿着薄唇接过了女人递过来的衣服。

“我还以为她会给你买下来呢。”

谢庚咬着吸管,杯子里的可乐已经喝完了。

上一章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