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百二十七章(1 / 2)

沉鹿没有想到只是陪谢庚出来看个电影而已,竟然会在电影院里碰到陆谨行。

还有他的相亲对象。

之前[包养事件]之后,两人就一直处于那种尴尬的情况之中。

她也没有收到陆谨行任何消息。

沉鹿想着大约对方是把自己的话给听进去了吧。

毕竟当时她都已经说得那直白了,所以那两天陆谨行没有像往常那样每天和自己闲聊几句。

应该是在认真思考两人日后是该以怎样的关系相处。

在时隔一两天两人没见面没联系后,今天就这么猝不及防在电影院里撞上了。

说实话,沉鹿心下多多少少有些尴尬。

尤其是在撞上对方和那个顾小姐一起的时候。

她尽量平静的将手中的纸巾递给了顾小姐,而后淡淡地收回了和陆谨行对上的视线。

正留意着陆谨行身上的水渍的顾小姐并没有注意到两人刚才神情的微妙,她见沉鹿将纸巾递给了她。

稍微一愣,抬眸看了过去。

也是在这个时候沉鹿这才瞧清楚了对方的模样。

顾小姐有一头乌黑的长发,如绸缎般顺滑,在荧幕上的浅淡光亮下流泻着月华一般的光泽。

她的头发不是黑长直,而是大波浪。

像是水纹荡漾般披散下来,说不出的优雅美丽。

哪怕是在电影院这样有些昏暗的环境里,女人精致的眉眼也清晰。

红唇雪肤,光影闪烁之间更是透着朦胧如纱覆面的神秘感。

“谢谢,真是帮大忙了。”

顾小姐朝着沉鹿微微一笑,连唇角的弧度都好看得让人移不开视线。

她接过纸巾,正准备凑近帮陆谨行擦拭。

男人先她一步接过了纸巾,低着头自顾自擦着,很生硬地避开了顾小姐的手。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和刚才的平和情绪相比较起来。

此时的陆谨行面上的烦躁根本无法遮掩。

顾小姐对情绪的感知很敏锐,她垂眸看着陆谨行。

“抱歉,都怪我不小心。”

“刚才那个画面太突然,我实在是被吓了一跳。”

因为是电影院,女人的声音放得又低又轻。

跟一只纤长温柔的手轻抚面颊一般,让人很难拒绝。

陆谨行擦拭着的手一顿,薄唇微抿成了一条直线。

“……我没有生气。”

他这么闷闷地回了一句,语气听着可不像没事的样子。

好在洒到可乐的只是外套,里面的衣服并没有弄脏。

陆谨行沉默着将外套给褪去,轻轻折叠好搭在了手边位置。

顾小姐明显感觉到了对方此时并不怎么想开口说话,她余光扫了陆谨行一样。

男人的视线像是刻意往前落一般,看上去是在看电影,然而眸子里什么都没有映照进去。

气氛有些沉默,又好像没什么变化。

只是恢复到了最开始沉鹿没有递纸巾之前时候。

沉鹿坐回去的时候,发现身旁的谢庚不知道什么时候一直直勾勾盯着自己。

少年的眉眼很清澈,手拿着可乐贴着面颊。

“沉鹿,你和那个男人认识?”

他虽然是在询问沉鹿,语气里却挺肯定的。

这么问只是亲自确认罢了。

电影院排与排之间还是隔了些距离,再加上这个时候正在放映电影。

只要不是特意提高声音或者凑近了说话,前面的人基本上听不见后排人的声音。

沉鹿抬眸看了过去,神情自然,没什么遮掩。

“认识。”

“这样啊。”

他咬着吸管歪着头看着沉鹿。

“他是你亲戚吗,还是哥哥什么的?”

“……都不是。”

沉鹿抬起手揉了揉太阳穴,在觉察到对方张了张似乎还要接着问什么的时候凉凉瞥了他一眼。

“不是来看电影的还是来审犯人的?怎么废话这么多。”

谢庚见沉鹿有些不耐烦了,见好就收,没再继续往木仓口上撞。

“好吧,我不问那个人的事情了。”

“那他旁边那个姐姐呢?她长得真好看,是他女朋友吗?”

他说顾小姐漂亮是单纯的夸赞,没有带任何情绪波动。

只是直白称述这个事实而已。

“不是。”

她想到之前陆谨行否认了喜欢对方,只是为了应付长辈才答应来相亲的。

于是下意识这么回了谢庚。

然而说完了之后,沉鹿又看到了前面女人低头靠近陆谨行柔声询问什么。

两人凑得很近,在光影之间和旁边亲昵的恋人并没有什么不同。

“……之后没准是。”

“懂了,友人以上恋人未满的关系对吧。”

谢庚说着又往自己嘴里塞了一把爆米花,“咔嚓咔嚓”咀嚼完咽下去之后,他又没忍住打了个呵欠。

“也是,他们气质样貌都挺配的,没准还真能成。”

沉鹿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知道对方只是顺嘴这么随意感叹了一句他们[郎才女貌]。

可她心里微妙的有点儿不舒服。

“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吗?你看上去好像不大高兴。”

“是不是我刚才只夸了那个姐姐长得好看,没夸你,所以你不高兴了?”

谢庚凑过去了一点儿,将一颗爆米花放在沉鹿唇边。

“别不高兴了,你也好看。”

“我……”

她一张嘴说话,谢庚就立刻将爆米花放到了她的嘴里。

沉鹿没办法,被迫将那颗爆米花给吃了进去。

在完全咽下去之后,抬眸刚好和谢庚弯着的眉眼对上。

她红唇微抿,声音也沉。

上一章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