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百二十六章(1 / 2)

沉鹿之所以答应陪谢庚出来并不是单纯的觉得无聊,而是因为少年的状态实在太奇怪了。

此时他的家人也没在家。

要是她这个时候就这么走了,之后对方发生什么意外的话。

尽管和她没什么关系,但是她也没办法完全不在意不多想。

在最开始时候沉鹿只是隐约觉得奇怪,尤其是在她伸手过去摘谢庚眼镜的时候。

按照平日对方对自己的畏惧程度,他就算没办法躲开也会慌乱无措到身体僵硬。

然而都没有。

他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直勾勾地注视着她。

沉鹿是一个很谨慎的人。

如果只是这么一下子她并不会太肯定,之后她又试探了下。

大约是对方表现的和之前太判若两人,导致沉鹿也直觉得将两人分开看待。

她脑子转的很快,下意识地想起了周五晚上的事情。

马晴她们没必要说谎,何余更没必要。

但是谢庚一直坚持说他并没有和何余起什么冲突,更没有动手。

想到这里,沉鹿隐约明白了什么,这才有了之后不着痕迹地询问。

她没有直接问[你打了何余吗?]。

而是换了一个更细致更隐晦的方式询——何余的后脖颈处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谢庚显然没有对这个问题起什么疑心,稍加思索了下便回答了沉鹿。

而也就是在对方回答了她之后,她也才真正确定了眼前之人不是谢庚。

或者更准确来说是另一个连他本人都不知道的谢庚。

刚才吃的药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作用,沉鹿也没有处理这种事情上的经验。

她怕不小心像刚才那样刺激到他,在谢庚提出要出去玩的时候。

沉鹿并没有拒绝。

这个时候她没办法放任少年不管,便顺着他的意愿点头答应了。

“沉鹿沉鹿,你说我穿这件还是那件好呀?”

此时的沉鹿正抱着手臂站在门口,等着去卧室里换衣服的谢庚。

对方刚进去没多久,就拿出了两件短袖出来兴致勃勃地问道。

她一顿,抬眸看过去的瞬间在谢庚的身上仿佛看到了沉呦呦的影子。

太像了,无论是语气还是神态。

真的很像个六七岁的小孩子似的,对什么都好奇且充满兴致。

“就那件白色的吧,黑色的吸热。”

“好,那你再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出来。”

男孩子换衣服用不了多久,谢庚用了两分钟的样子就换好了。

和平日沉郁烦躁的样子不同,他如今看上去特别精神,眼睛都是亮的。

那件白色短袖上面还印着个黑色骷髅,乍一这么看过去,和普通男孩子没什么区别。

“我换好了!怎么样好看吗?”

他弯着眉眼笑得特别开心。

“其实我比较喜欢黑色的,不过白色也不错。”

“挺好的,很衬你。”

沉鹿顺着看了过去,上下扫了一眼,这么实话实说道。

“电影票我已经买好了,四点二十开始……”

沉鹿刚说到这里,那边的少年三两步走了过来。

小孩子一样抱住了她的胳膊,牛皮糖一样粘上了她。

“……你干什么?”

她微微皱了皱眉,而后试着想要把被谢庚抱着的手臂给拿出来。

可她一动,对方却抱得更紧了。

“我很少白天出门的,我怕。”

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要比刚才任何时候都要软,眨巴眨巴眼睛,用一种特别委屈巴巴的眼神看着沉鹿。

这个套路沉鹿再熟悉不过了。

沉呦呦撒娇要糖或者讨零花钱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

只是小女孩年纪小,声音也奶声奶气的,这么放软撒娇没什么。

可谢庚这么一个一米八的男孩子,这么搞起来真的违和感max。

给沉鹿弄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她深吸了一口气,在心里告诉自己情绪尽量平和,不要刺激到对方。

这么做了一番心理暗示后,沉鹿这才沉声开口。

“你先松手,你这样抱着我胳膊出去很奇怪。”

“毕竟男女有别。”

谢庚听明白了对方的意思,镜片下他长长的睫毛颤了下。

“可是我还是怕……”

他的手稍微松开了点儿,却并没有完全放下来。

沉鹿不知道他是真的怕还是单纯的依赖心理,她抬眸看了下墙上挂着的时钟。

都快四点了,再这么磨蹭下去电影就要迟到了。

她趁着谢庚没怎么用力,将自己的手臂挣脱开来。

“你要是实在害怕……就拽我袖子吧。”

沉鹿早上过来的时候天还没有多热,她穿了一件外套。

这个时候出去外面明显得把外套给脱了。

她把外套给随意绑在腰间,然后将外套的袖子递给了谢庚。

“这样总行了吧。”

谢庚很是新奇地伸手牵着沉鹿的衣袖,然后像是发现什么新大陆似的还特别高兴地晃了几下。

“……一个袖子有什么好玩的。”

沉鹿虽然嘴上这么吐槽了一句,面上却并没有什么嫌弃情绪。

等到带着这个大龄儿童出了门之后,沉鹿心里是有点儿后悔的。

尽管他此时并没有抱着自己胳膊,可这么拽着袖子似乎也并没有避嫌多少。

一路上来来往往的人都会下意识往他们这边看过来。

眼神或调侃,或羡慕,让沉鹿恨不得立刻将对方给拽回去。

“他们干什么一直看着我们啊?好烦哦。”

谢庚对这些视线并没有多在意,只是觉得莫名其妙。

“……你松开不拽着他们就不会这么看我们了。”

“哦,你就让他们看吧。看几眼又不会少几块肉。”

“……”

沉鹿一路上都是低着头尽量和周围人的视线避开。

等到上了地铁之后,她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地铁上的人很有,大家都挤在一起根本没有什么人会注意到他们这边。

谢庚对地铁也很陌生,上来时候就一直左右张望着,看哪儿都很新奇。

“这里人好多啊。”

他皱着眉不满地嘟囔了一句,而后又瞧了一眼身旁站着角落闭目养神不说话的少女。

“沉鹿,你是困了吗?”

“还好。”

“还好就是还是有点儿困是不是?”

谢庚想着他们是三点左右出的门,少女之前也没怎么午睡休息过。

夏天很容易犯困,再加上她还给自己检查了作业。

他想到这里看了一眼周围,全部都坐满了人没有一个空位。

“那好,你等一会儿。我去让人给你腾个位置休息一下。”

正抱着手臂闭目养神的沉鹿听到这话后很是莫名,她睁开眼睛刚想要说什么。

身旁一直拽着她衣袖的少年不知什么时候松了手,径直往前面一个戴着耳机的男生那去了。

“喂,说你呢。”

戴着耳机的男生听到声音后摘了耳机疑惑地看了过去。

“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

“没什么事情,就是想来和你商量个事情。”

和在沉鹿身边时候的乖顺不一样,谢庚这个时候浑身戾气。

说话的语气和何余基本上没什么区别。

“你起来让个位置,我朋友有点儿困要找个地方坐着休息下。”

“……”

那个男生明显被噎住了,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话。

他直勾勾注视着眼前站着的谢庚好一会儿,然后用一种[我不和傻逼]计较的眼神扫了他一眼。

最后将摘下挂在脖子上的耳机重新戴了上去。

顺便将音量开大了好些,拒绝了谢庚交流。

“你他妈敢无视……唔?!”

他话还没有说完,只说了一半脑袋便猝不及防地遭受到了一个爆栗。

谢庚吃痛地捂住脑袋,回头看了过去。

刚好看到了沉鹿沉得厉害的脸色。

“抱歉,他现在脑子不大清醒,希望你别和他一般见识。”

那个戴耳机的少年没有立刻回应沉鹿的话,他瞧见少女过来了后视线下意识地看了过去。

在看清楚了沉鹿的模样后眼睛一亮,耳根也红了好些。

这么莫名羞赧了一会儿,他恍若梦醒一般慌忙拿着包起身将自己的位置主动让了出来。

“不介意的话,请,请坐我这里吧。”

“……不用了,我再过几站就下了。”

“啊,这样啊……”

他听到沉鹿这么回答后明显有点儿失落。

在他正准备重新坐回去的时候,身后的谢庚反应很快,像是个泥鳅一样抢先坐到了那个位置上。

“你,这是我的位置!”

“谁说是你的位置了,有证据吗写了你的名字吗?你刚才自己起来了,我抢到了现在就是我的位置了!”

沉鹿在一旁瞧见了全过程,一时之间心下五味陈杂。

不为别的,不仅是之前谢庚撒娇的样子,就连现在豪横起来竟然也和沉呦呦一般无二。

这是吃了几个沉呦呦?

简直就是男版加大版的沉呦呦……

那个男生显然没有遇到过这么不讲理厚脸皮的人,给气得狠狠瞪了谢庚一眼。

他素质很好,忍着怒气并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和谢庚吵起来。

他没有多计较,可沉鹿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

她走过去伸手,像是拎小鸡仔一样拎着谢庚的衣领子将他从位置上带了起来。

“诶不是,这个位置明明是我抢到的,我……”

“闭嘴。”

沉鹿冷声这么说了一句,谢庚看她真的生气了,这才没有继续说了。

只是憋着嘴看上去还是不大服气,腮帮也鼓鼓的,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妈的,更像沉呦呦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稍微平复了下情绪后,这才看向了对面站着的男生。

“不用管他,你坐回去吧。”

那个男生一愣,反应过来后微微颔首准备坐回位置上的时候。

一个拿着编织袋的老太太逮到了机会,见缝插针地一屁股坐了下来。

“哎哟,可算有个空位置了。我这老腰都站疼了。”

“哈哈哈哈哈哈活该,这下你也别想坐!”

“……”

“……”

在地铁上那短短十五分钟,沉鹿觉得像是度过了几个小时那样漫长。

她不仅觉得尴尬,更觉得丢脸。

然而这一切谢庚丝毫不觉得,反而捂着肚子“哈哈哈”笑了那个戴着耳机的男生好久。

直到人到站下了地铁后,他才勉强止住了笑。

地铁上那么多人,目睹全程的不止沉鹿一人。

上一章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