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百二十五章(2 / 2)

她主要是怕去晚了对方提前出去了,自己去了就白去了。

于是来的很早。

她运气不错,谢庚的确是打算出门躲一躲沉鹿的。

结果沉鹿刚到便看到了对方开门鬼鬼祟祟地准备离开。

恰好逮了个正着。

谢庚父亲出差不在家,他母亲似乎不跟他们住。

沉鹿对别人的私事没有什么兴趣,也没多问。

她就这么拿了本课外书坐在沙发那边监督着对方做作业,时不时起身去看一看他有没有摸鱼。

谢庚怕女生,又打不过沉鹿。

于是只好憋屈着拿出课本和试卷,在她的视线下闷闷地做着作业。

他脑子本来就不差,也只是平日上课不认真而已。

最近跟沉鹿做了同桌后开小差和旷课的次数少了,这些题目课堂上都都讲过。

他基本上全会。

这么一上午下来做的还算顺利。

没用多久就把周末作业给做完了。

沉鹿将谢庚做好的试卷拿过来检查,错误率也没有多高。

她拿着红笔将没做对的地方圈了出来。

“做的还成。一会儿你把这些做错了的改正一下再拿给我看看,结束了你就可以休息了。”

她抬眸看了过去,发现少年坐在沙发上,偷偷瞥了她好几次。

每一次都是欲言又止的模样。

“有事说事,别这么盯着我看。”

谢庚被她不大耐烦的态度给弄得一噎。

他薄唇微抿,冷哼了一声将头转了过去。

在沉鹿以为谢庚不会回应自己的时候,少年闷闷地开了口。

“我作业也都做完了,中午还给你做了饭吃也算是感谢你大周末过来帮我检查作业了。”

“……现在已经下午了,你还要守着我多久啊?”

还以为谢庚刚刚态度吞吞吐吐的要说什么,原来是在给自己下逐客令。

沉鹿拿着红笔圈着错题,听了眼皮都没掀一下。

“做个午饭就算感谢了?”

“你那饭做的也就那样,不算难吃而已,我能吃都算给你赏脸了。”

“你,你别太过分了!我爸都没怎么吃过我做的饭呢,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了!”

“行了,别嚷嚷了,耳朵都要被你给吵聋了。”

少女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也淡,光是从表面上来看看不出什么其他情绪。

“你一会儿把错改完了我就走,你以为我真想守着你,我家里那个还等着我回去做晚饭呢。”

今天早上出来的时候沉鹿提前炒了菜做好饭放着,中午时候沉呦呦起来热一热就成。

但是晚上还是得回去。

沉鹿想到这里顿了顿,视线往沙发上敢怒不敢言的少年身上落。

“对了,我走了之后你别皮痒痒往城北网吧那边过去。”

“何余不是个好惹的,朋友也多,而且挺记仇。你去了讨不到什么好果子吃。”

再加上之前马晴给她说的那件事的确有点儿蹊跷。

何余没必要说谎,毕竟被淮南一中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打了他面子上也过不去。

那就说明当晚谢庚十有八九是真的揍了何余。

只是他不知道为什么记忆断片了,什么也记不起来了。

所以这种情况更危险。

因为谢庚不知道什么时候记忆断片,这个情况下出去要是出了事情都记不住是谁揍了他,事后人都找不到。

“你管我,我爱去哪里去哪里。”

谢庚还在因为刚才沉鹿说他做饭难吃而不爽,这时候故意唱着反调。

他抱着手臂,将脸别一边不去看沉鹿。

“老李头只是让你督促我学习,可没有让你管我去哪里去干什么。”

“我已经在学了,其他的事情你少管。”

学习对于谢庚来说可有可无,比起学习他更喜欢打游戏。

有些人脑子好使,但是不想学也的确没法子。

在之前高一时候还好,那个时候的谢庚成绩什虽然没有在年级前十的水平。

可在班上却也算名列前茅的。

这也是为什么李林峰觉得可惜,想要尽全力在最后高三关头试试。

想要让沉鹿将他拉回正轨。

也不求考上什么重点大学,至少一个好二本应该不算什么难事。

沉鹿听李林峰大致上说了下关于谢庚家里的事情。

高一之前他妈妈管的比较严,成绩什么都挺拔尖儿的。

之后他爸妈离异了,成绩这才急剧下滑了起来。

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李林峰也不大了解,而沉鹿更没有探听别人隐私的习惯。

所以自和谢庚做同桌以来,她从来没有问过任何关于少年家里的事情。

沉鹿瞧见对方这个态度,她将手中的红笔放下。

“这么说你还真打算我走了你就跑气网吧打游戏了?”

“周末本来就该是放松的时候,我这作业也做了,怎么就不能去玩了?”

“可以,不过你不能去城北那片。”

刚才还好好的,不知道沉鹿这句话怎么他了,谢庚突然大力地抓了一把头发。

“烦死了烦死了,你是我妈吗管这么宽!我想要去哪里玩就去哪里玩!都给你说上次是那个何余认错人了,而且我也没打他,为什么我不能去!”

少女没想到她就说了这么提醒了一句,对方的反应会这么激烈。

准确来说,是反感,是厌恶。

不是针对她,而是单纯因为她说了[不许][不能]这种带有反驳意味的字眼。

他很不喜欢这样的说法,不喜欢到整个人都烦躁了起来。

原以为对方这样的状态很快就能过去,可过了一会儿他不仅没有平静下来。

反而越发暴躁和痛苦。

沉鹿看着少年抱着脑袋倒在沙发上,他整个人呜咽着似乎在竭力忍耐着什么痛苦。

脸色很不好,甚至额头不知道什么时候沁出了一层薄薄的汗珠。

她皱了皱眉,起身走了过去。

“谢庚,你没事吧?”

沉鹿稍微弯腰和对方平视,可少年的眼睛是痛苦地禁闭着的。

她伸手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脸,他紧咬着嘴唇,都快咬出一排血珠了。

怕谢庚会痛到不自觉把舌头给咬到,沉鹿当机立断捏着他的脸,在他嘴张开后把手帕塞了进去。

没有多用力,只是单纯让他咬住手帕而已。

她看到少年情绪稍微平复了点儿后,拿出手机准备叫救护车。

然而沉鹿还没有来得及打通,谢庚先一步抓住了她的手腕,制止住了她的动作。

镜片之下谢庚的眼眸恢复了些许清明。

他深吸了一口气,另一只手将嘴里的手帕拿掉。

“不,不用了,我只是生病了,我吃点儿药就好。”

沉鹿仔细盯着对方的脸看了好一会儿,他虚弱地朝着她笑了笑。

“……真没事了?”

“嗯,你不用担心,这不是头一次了。”

“我吃点药就好,吃药就好。”

他重复了两次,看着她的时候眼睛因为刚才疼而显得湿漉漉的。

让人不忍心拒绝。

“那好,你在沙发上躺着休息下吧。”

沉鹿深深地看了对方一眼,之后这才起身。

“你药放在哪里的,我去给你拿。”

“在电视下面中间的那个抽屉里,用蓝色瓶子装着的。”

那个蓝瓶子上面什么都没写,沉鹿拿着看了一眼。

“你确定是这个?这上面什么都没写。”

“它不是最开始装药的瓶子,我不好原先那个,我喜欢蓝色,所以我给换了。”

沉鹿也没再继续问了,将手中的瓶子递给了对方。

“我去给你倒杯水。”

她刚这么说完,谢庚的手颤颤巍巍的将药倒了出来。

几片她没看清楚,就看到对方直接把药片塞嘴里给硬生生吞下去了。

“……不苦吗?”

“苦。”

“但是清醒。”

少女沉默了一会儿,大约是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她坐在沙发,看着缓过来没那么痛苦的谢庚,而后又不着痕迹地移开视线往茶几上批改完的作业上落。

“……这作业晚上你再改吧。”

“毕竟你现在脑子好像不大清醒。”

沉鹿将刚才拿出来的手机放了回去,见对方已经没什么事情了便收拾着东西准备回去。

“那你好好在家里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刚才就是自己不小心说错了什么把谢庚弄成这样的,她怕待着之后又把人给惹到出什么问题了。

那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沉鹿这么想着,起身准备离开。

她刚一起来,谢庚不知怎么的突然拽住了她的衣袖。

沉鹿眼眸闪了闪,垂眸看向躺在沙发上的少年。

“沉鹿,我不去网吧玩游戏了。”

“那你可不可以陪我出去玩?”

“你是三岁小孩吗?玩儿还要人陪。”

谢庚眨了眨眼睛。

“算是吧,毕竟我没什么朋友,也没什么人陪我玩。”

“你既然都不让我去打游戏了,我唯一的乐趣都没有了,你得赔我。”

很奇怪。

眼前的少年很奇怪,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无论是语气还是其他什么,都和刚才的谢庚对不上号。

要不是她就在这里看着,她都要怀疑有人冒充了少年。

要是换做平常。

沉鹿根本不会搭理对方,早就扭头就走了。

少女眯了眯眼睛,伸手将谢庚鼻梁上架着的黑框眼镜轻轻摘了下来。

镜片之下那双眼眸如黑曜石,清晰得映照着她的模样。

而里面没有丝毫因为她的靠近而产生的畏惧。

有的只是一片平静一如镜面。

“怎么了?你想戴我的眼镜玩玩吗?”

谢庚将沉鹿手中的眼镜拿过来重新戴上。

“这可不行,它是有度数的,你戴着会眼花。”

“你想玩什么?”

“诶?”

沉鹿抱着手臂,微皱着眉看着对方没反应过来的样子。

“不是你说要出去玩吗?我问你想玩什么。”

“你答应啦!”

少年的眼睛亮的出奇。

这个样子有那么一瞬间沉鹿觉得和沉呦呦的样子重合了。

很稚嫩,很纯粹,是单纯的高兴。

没有丝毫杂念。

“今天天太热了,我们不要选那种在阳光下晒着的地方,很容易中暑的。”

他絮絮叨叨的说着,眉眼弯着,看来是真的很高兴。

“要出去玩又怕被晒到……”

少女顿了顿,顺着对方的思路想了下。

“要不去看个电影吧。”

“看完了之后出来时候应该不会那么热了,然后再稍微逛一下就回去吧。”

谢庚拍了拍手,对沉鹿的提议十分赞同。

“好啊好啊,就听你的。这样好这样好,我还没看过电影耶!”

没看过电影?

少女红唇微抿,不动声色地往谢庚那边看。

他很敏锐地觉察到了,立刻看过来,刚好和沉鹿的视线撞上。

“怎么了沉鹿,你还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吗?”

“没有,只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沉鹿抬起手摸了摸后脖颈位置,然后手指搭在上面点了下。

“王瑶她们给我说,何余这里好像伤得挺重。”

她眼皮掀了下,声音放沉了些许。

“你用手肘撞的?”

谢庚歪了歪头仔细想了下,而后这才恍然大悟。

“你说的是那个纹身的男生啊。”

“我力气小,没用手肘。”

他勾了勾唇角,镜片下那眼眸似乎有什么晦暗情绪闪烁。

“是撞的。”

“我捂着他口鼻,用全力把他撞到了墙棱上。”

“怎么样沉鹿,我聪明吧?”

沉鹿搭在后脖颈处的手一顿,垂眸看了过去。

在瞧见对方一脸期待,求表扬的样子。

她长长的睫毛微颤,心下一悸,莫名有些脊背发凉。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