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百二十四章(1 / 2)

王瑶和马晴瞧见出来的人是谢庚后缓了好一会儿才回神

等到少年的身影完全消失在了视野之中后,她们这才松了口气。

“现在怎么办?他人也没什么事情,我们直接回家?”

马晴听后皱了皱眉,她拍了拍身上刚才不小心在墙上蹭上的灰尘。

而后视线往里面那条漆黑又静谧的巷子里看了过去。

“不忙,我们先进去看看。”

她们在外面站了这么一会儿,谢庚都走了而里面的人却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马晴怕要是她们就这么大大咧咧走了,那个何余出了什么事情的话之后她们也良心不安。

王瑶是有点儿怕那个纹着花臂,绑着脏辫的少年的。

她咽了咽口水,往四周看了一眼后随手过去拿了根木棍在手里。

“以防万一,我拿个这个东西防身。”

“你放心吧应该没什么危险,他再怎么厉害,挨了揍能打得过我们两个吗?”

虽然马晴嘴上这么说着,却并没有让王瑶把木棍给扔了。

她也挺警惕的,放轻了脚步往巷子里面走去。

刚开始还好,越往里头走呼吸就越重,甚至还听到了粗重的喘息。

巷子里没什么光亮,好在周围没什么树木遮掩。

天上月亮映照了下来,王瑶她们走近,稍微抬眸就能看到靠着墙壁坐在地上的何余。

刚才将谢庚拽进去的时候少年有多神奇狠厉,此时看上去就有多狼狈不堪。

对比十分鲜明。

何余眼眶处还有嘴角都挂着淤青,身上的衣服也不知道是在打斗时候还是挂到了什么给撕破了。

浑身都是灰尘,绑得好好的头发也乱了好些。

空气之中隐约还有点儿血腥气味。

不算重,但是却也很难让人忽略。

王瑶鼻子灵,几乎一靠近就嗅到了。

她低头看了下何余昏迷倒在墙边的样子,又看了旁边同样震惊得没怎么缓过神来的马晴。

“这他妈叫纸老虎?看不出来啊老马,那谢庚看着斯斯文文的,这下手也忒重了吧。”

尽管在之前她们也隐约听到过一些关于谢庚的传言,有一部分说他很会打架。

王瑶她们也没多想,觉着会打架大约就是至少能够一对一打赢的程度。

不想这一对一哪里是打赢的程度,就是就是把人往死里折腾。

“……人不可貌相。”

马晴被噎住了,半晌这么回了一句。

她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抬眸对一旁蹲在何余面前一边上下打量,一边“啧啧”感叹着的王瑶。

“还看呢?人都这样了。我们打个电话叫个救护车给送医院去吧。”

马晴这话刚说完,那边一直昏迷着的人眼珠子转了下。

大概是她们两个人在说话,他也给弄醒了,意识也回复了好些。

“不,不许叫救护车!”

他估计身上都还疼着,说话也不大利索,有点儿大舌头。

王瑶见他突然开口说了话,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

见对方坐着暂时没法子站起来后,这才稍微放下心。

“你这人别不识好歹啊,你都这样了我们帮你叫救护车是为了你好,别到时候我们走了你反倒说我们见死不救。”

“屁的为老子好!”

何余听后情绪特激动,捏着拳头眼睛也给气红了。

“这他妈是我的地盘,你们要是给叫了个救护车把我抬走了,周围人都知道了。你叫老子以后在这片怎么混!”

“……没救了,这家伙包袱太重了。”

王瑶看向一旁拿着手机准备打电话的马晴。

“别打了老马,没准你叫来了救护车他非但不谢谢咱们,没准转头还把咱们记恨上了。”

“那怎么办?总不能就这么把他丢这里吧?”

“不用你们管,我休息一会儿自己会走。”

何余说着抬起手擦了下嘴角的血迹,擦的时候力道大了点儿,又给疼得倒吸一口冷气。

“就算我走不动,我打电话叫我兄弟来接我。”

“你们赶紧走吧,别在我眼前晃悠,看着就烦。”

王瑶瞧着他那副不耐烦的样子没忍住扯了扯嘴角。

“哟呵老马,敢情还是我们多管闲事了。早知道刚才我们看见谢庚出来了就直接走得了,哪用得着这么吃力不讨好?”

“等等,你们和谢庚是一伙的?”

见王瑶讽刺了几句便拉着马晴要走,在听到了对方说了[谢庚]后,何余连忙唤住了她们。

“你管我们是不是一伙……”

王瑶还在气头上呢,听了张口就怼了过去。

然而怼到一半一旁的马晴摇了摇头,示意她别惹麻烦。

这个时候的何余看上去虽然浑身狼狈,没什么还手之力。

可这并不代表他没有攻击性。

王瑶现在倒是口嗨怼回去爽了,万一对方是个记仇的,之后可有得麻烦的了。

“抱歉,她就是这样心直口快,但是心是好的。”

马晴这么笑着说了一句,然后拍了拍少女的肩膀示意她暂时不要说话。

“我们和谢庚不熟,只是恰好都是淮南一中的同学。刚才看到我们也在网吧打游戏,就坐谢庚对面。”

“我们看到你把谢庚拖走了,想着怎么着都是同学一场也不好放着不管。当然你别误会,我们没想过和你掰头,毕竟我们有自知之明。”

马晴说到这里无奈地耸了耸肩。

“当时也没多想,就是觉着不能对同学见死不救。我们就在外面巷子口等着,等到你出来我们再进去把谢庚带去医院,这也算仁至义尽了。”

“咳咳,结果没想到最后出来的不是你,是他。”

何余的脸色很不好,沉的厉害。

但是因为对方说的又是实话,他也没办法反驳,只憋着气得不自觉攥紧了拳头。

“是我大意了,没想到那孙子这么虎。”

王瑶她们没进来观摩现场实况,可何余作为当事人自然一清二楚。

谢庚被拽进巷子里的时候还好,可不知道怎么的,挨了他一拳后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摁着他,压在墙上拳打脚踢的往死里揍。

“行了,没你们的事了,滚吧。”

他烦躁地朝着王瑶她们摆了摆手。

“还有,要是你们敢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的话,别怪我欺负女生……”

“威胁谁呢,你还是省点力气先在这里等你朋友救援吧。”

王瑶早烦了,她皱了皱眉拉着马晴往巷子外头走。

“对了,你也被揍了之后安分点儿为好。别旧伤没好又添新伤,这样不想让人知道。”

“屁!今天是老子轻敌大意了,再来一次还指不定谁打得过谁呢!”

这话何余也不是在逞强,算有一部分是实话。

毕竟当时他也没想到谢庚会直接摁着他,捂着他口鼻就上手。

呼吸都没办法顺畅,自然也没有什么气力反抗了。

“谁跟你说是谢庚啊?”

王瑶冷笑了一声。

“你之后最好别去找他报仇什么的,谢庚最近我鹿哥罩着,我可提醒你了,你可别傻乎乎的往木仓口上撞。”

“鹿哥?”

何余脑子转了下,几乎没怎么多思考就反应过来对方说的人是谁。

“……谢庚是沉鹿相好?”

“不对啊,她相好不是楚宇衍吗?怎么又来一个。”

“……你在哪里听到的闲言碎语,我鹿哥没什么相好,到现在都还是单身贵族呢。”

没想到不仅是淮南一中,这城北也没少人谣传。

“那她管谢庚做什么?这孙子打了我女朋友,我要是不好好收拾他一顿我他妈以后名字倒着写!”

马晴和王瑶互相看了一眼,见对方气上头了,现在说什么估计也听不进去。

王瑶直勾勾看了对方良久,在他都有点儿不自在的时候,她弯腰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好家伙,我敬你是条汉子。”

“不过友情提醒你一句,要是对上鹿哥别硬抗。打不过就跑,面子是次要的,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懂?”

何余诡异的沉默了一瞬,身体似乎还有记忆。

他抬起手摸了摸后脖颈的位置,那里没有被谢庚给攻击过,却突然开始隐隐作痛了起来。

“……这他妈用你说?”

“老子被揍过。”

“……”

“……”

王瑶和马晴缓缓比了个“ok”之后,肩并肩走出了巷子。

她们回去的时候会顺便路过刚才离开的那家网吧。

结果正准备挥挥手,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的时候,余光瞧见了里头坐着的一抹熟悉的身影。

不是别人,正是刚和何余干了一架的谢庚。

他这个时候已经将那个黑框眼镜戴上了,就继续坐在刚才的那个继续打着游戏。

要不是嘴角能够瞧见点儿淤青,王瑶都要觉得刚才在巷子里发生的一切都是她们的幻觉了。

“绝了,他打了一架还悠哉悠哉继续回来打游戏了?瞧着游刃有余的样子好像跟没事发生一样。”

“惯犯,绝对是惯犯。”

马晴也没想到对方竟然没回去,还径直在城北地盘里大咧咧地继续玩了起来。

虽然何余被他给揍趴下了,但是这并不代表周围就没其他危险了。

听刚才网吧里那个男生说顾铤现在不在淮南了,如今城北这片就是何余的地盘了。

人老大在自己的地盘被人揍了,一会过去了就会发现了。

他打架是厉害,可哪里搞得过一群人?

“他完全没有一点儿危机感啊,这个时候他妈的还打游戏?刚才何余说了他兄弟们一会要过来,我们过去把他拽走吧。”

要不是沉鹿让她们看着点儿谢庚,她们早就拍拍屁股走人了,哪里还浪费时间在这里耗着。

多打几把游戏它不香?

马晴叹了口气,觉得只能这样了。

于是两人重新走回了网吧,还没来得及走到少年身边,另一个人便先凑了过去。

王瑶她们还算眼熟,是之前给他们普及何余是城北一霸的那个男生。

“我去哥们儿,你可以啊。被何余拿走了竟然还能全身而退,没缺胳膊少腿?”

他实在太好奇了,好奇眼前这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男生仔细打量了下谢庚,发现别说是受伤了,除了嘴角有点儿淤青之外。

人连衣服都没皱。

“我刚才看你文文弱弱的样子,还觉得你这一次九死一生呢。没想到是我多虑了……”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谢庚皱着眉疑惑地瞥了一直在自己耳边叨叨叨的男生。

“我刚才干什么了?你知道?”

“不是,兄弟你装什么傻呀。你又没被揍,能够这光鲜亮丽回来完全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啊。你怎么还藏着掖着不拿出来显摆显摆?那人可是何余,你把他打败了也,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何余?”

谢庚脑子不知道是刚才打游戏而思绪乱了,还是的确反应慢半拍没回过神。

他顺着对方这话想了好一会儿,而后这才不大确定地开口询问。

“是刚才绑着辫子拽着我出去的那个人吗?”

“对对对,就是他。”

那个男生好奇地错了搓手。

“你给说说呗,你和他交手时候感觉怎么样?我看你回来到现在也没用多久,你们是一对一吧。”

上一章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