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九十九章(1 / 2)

于是三个人就这样在外面站着,其中王瑶因为闯了祸不敢说话。

缩着脖子在旁边站着,低头盯着脚尖儿。

好在沉鹿和楚宇衍也习惯对方出其不意惹是生非了,两人都没有太在意或者生气什么的。

不过只是这么在外面站着实在是太闷了,楚宇衍余光往沉鹿那边看了一下。

少女立刻觉察到了,顺着视线看了过来。

“你要揍她我没意见,一会儿放学校门口算我一个。”

楚宇衍听后抽了抽嘴角,瞧着一旁被吓得从沉鹿旁边往外挪了几步拉开距离的少女。

一时之间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我不是要给你说这个事情。”

少年摇了摇头,而后这才继续说道。

“我记得你妹妹这学期升小学了,怎么样,入学什么还顺利吗?”

因为沉呦呦读的是英皇,听说那里每年报名的小孩子很多。

她们为了公平公正,每年开学前一天会举行一次入学考。

截取合格的前三百名学生。

楚宇衍询问的,自然也是沉呦呦的入学考试的情况。

“我辅导了她小半年,考得还成,顺利考上了。今天刚入学。”

“这样啊,那就好,顺利就好。”

楚宇衍听后微微颔首,也稍微放下心来。

少女听他这么说了之后一直在等,然而好一会儿楚宇衍似乎都没有再继续询问的打算。

沉鹿顿了顿,最后实在有些没忍住。

她抬起手握成拳抵在唇边假意咳嗽了下。

“咳咳,那个,这样你就问完了?”

楚宇衍疑惑地看了过来。

“不然还问什么?这不都顺利考上了吗,还有什么好问的?”

“能问的还多着呢。”

沉鹿微妙地停顿了下,面上尽量装作特别漫不经心的样子。

“比如沉呦呦考了多少分,分到了什么班?这些你都可以问。”

“趁着我今天心情不错,你随便问。”

“……开学第一天就在外面罚站了还心情好?”

实在没忍住,楚宇衍这么低声吐槽了一句。

“你说什么?”

因为两人隔了一些距离,再加上楚宇衍说话声音也不算多大。

一时之间沉鹿并没有听清楚。

“没什么。”

楚宇衍并没有打算把刚才的话重复给对方一遍,毕竟他不像王瑶那样缺根筋。

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那沉呦呦考了多少分?”

“九十八,就是可惜了没考到满分,不过这分数也还可以。”

要不是沉鹿的唇角上扬,光是听这话楚宇衍还真的没准会相信对方是真的觉得可惜遗憾了。

“扣了两分?你看了试卷吗,她扣分的那地方对她来说很难吗?”

“没,她全部都会。只是之前我买了支钢笔没给她用,她隔天一早偷偷拿去考试了。结果那道题被墨水弄花了,监考老师没看清楚答案所以只好给扣了两分。”

说到这里沉鹿抱着手臂,手指点了点。

“其实她是满分的实力。”

这个时候楚宇衍才后知后觉发现了,对方哪里是需要自己问问题。

只是想借着回答问题这么一来一回炫耀下自家妹妹被自己教导有方,成绩什么的也不错而已。

楚宇衍也没戳穿她,顺着又问了几句。

瞧着沉鹿少有的餍足得意模样,他觉得有些好笑。

很意外的有孩子气的一面。

刚才还觉得罚站丢人很没有免租,结果两人因为沉呦呦而聊得还挺起劲儿。

准确来说是沉鹿单方面的愉悦,少年也就顺着聊天而已。

两人还想要聊几句什么的时候,李林峰在里面把该讲的都讲了,讲得口干舌燥之后。

他拿着茶杯出来准备把里面的茶渣子倒掉,去办公室接点儿热水。

因为今天刚开学,教室后面饮水机虽然还在。

但是水还没有来得及搬。

李林峰刚一出来,有些意外地瞧见了外面不仅站着沉鹿和王瑶。

还站着火箭班的楚宇衍。

“楚宇衍,你怎么在这儿站着?”

火箭班和普通班根本不在一个楼层,李林峰在这里看到少年感到惊讶也不是什么不能理解的事情。

男人摇晃了下茶杯里的茶水渣子,视线往楚宇衍身上落。

而后又想到了什么,瞥了一眼旁边站着的王瑶。

王瑶和楚宇衍好像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两家人都认识。

这件事在学校里并不算什么秘密。

楚宇衍以前就经常会来找王瑶,给她拿资料送笔记什么的。

惹的全年级乃至全校女生都对她很是羡慕嫉妒恨。

想到两人这层关系,李林峰皱了皱眉。

“胡闹,你和王瑶关系再好也不能逃课下来陪着她一起罚站啊。”

“快回去快回去,这事和你无关,是她们两个违反校规校纪在先,私自带了手机来学校。”

“你赶紧回去上课,都高三了课程可耽误不得。”

楚宇衍听到对方说了这话后越听耳根越红,他见李林峰差不多说完了话。

他张了张嘴,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

旁边教导主任在里面听到了外头的动静,也跟着出来了。

“老李啊怎么回事,训学生啊?”

“你们班这两个同学犯了什么错,怎么开学第一天就被你叫出来罚站了?”

教导主任是一个四五十岁,脸上带着常年带着莫名两圈红的男人。

也是因为这两圈红,被学生们私底下起了个绰号叫“高原红”。

他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掀了下眼皮扫了一眼沉鹿。

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然后又落在了一旁的王瑶身上。

“你是三班的王瑶吧?我们两个挺有缘啊。”

“还记得之前运动会时候,你和隔壁五班的马晴开幕式迟到了也是被我逮着的。”

能不记得吗。

当天她们两个被对方拎着在校门口跟个门神一样站了好久,直到开幕式结束。

王瑶也只敢在心里吐槽,面上还是客客气气地朝着教导主任笑了笑。

“记得记得,这不我之后不是很少再迟到了吗?我知错能改,还是好孩子。”

教导主任也没接她的话,只是呵呵笑了笑。

而后又瞧了下沉鹿。

“老李,这两个怎么说也是女孩子。要是犯了点儿小错误批评几句就成,毕竟女孩子面皮薄,有事还是别总让人出来罚站。”

“……要是小错就好了,这两个开学头一天就带了手机。”

李林峰叹了口气,看向站在门口站着的自家两个学生。

“全班同学都看到了,我不得不杀鸡儆猴,也给她们一点儿教训。”

“而且这都高三了,又不是高一高二了,懈怠不得。”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李林峰说完这话后,教导主任视线一顿。

轻飘飘地往楚宇衍那边瞥去。

李林峰瞧见了,这才想起刚才的话题。

“对了主任,我记得你是教楚宇衍班的吧。你赶紧把他带回去上课,我刚出来就看到他也站这里……”

“可能不成。”

男人的话还没有说完,教导主任先打断了他的话。

“你看这不赶巧了吗?这三个今天都带了手机。”

“我原本想着一会儿带着他去教室外头继续站,现在觉得瞧着你这两个也是因为带了手机被罚站。”

“三人凑一起站着,也不孤单你说是吧?”

教导主任对着男人和善一笑。

“毕竟我也不是什么魔鬼嘛。”

“……”X4

其实教导主任也就是这么说说,最后在快要下课的时候。

他还是顾及着楚宇衍的面子,没让他继续站着了。

不过这件事也没有这么简单就过去,楚宇衍十七年的人生里第一次获得了三千字的豪华检讨手写大礼包。

见教导主任将楚宇衍带走了,李林峰也不好再让沉鹿她们继续站着了。

“你们也一样,先回教室里待着。然后明天上课之前每人交三千字的检讨。”

平日里李林峰的惩罚都很固定的,一般就是罚她们倒倒垃圾或者扫扫厕所什么的。

他是个数学老师,很少会想到什么写检讨什么的。

因为在他的思维里这种写检讨根本不算什么惩罚。

还不如劳动来得有效果。

然而今天李林峰瞧见了教导主任说要让楚宇衍写检讨的时候,少年下意识皱着的眉毛。

又突然觉得体罚不大好,临时学着改为书面思想教育了。

可奈何王瑶已经被罚惯了,对扫厕所倒垃圾什么的事情倍感亲切。

而且要她写检讨。

她写作文半天都憋不出一行字来,更别提写检讨了。

“老李写检讨算什么惩罚呀,太轻松了。你还是让我们去打扫卫生什么的吧,这个我做熟了,一定给你整得巴巴适适。”

“你说的对,你又不是楚宇衍。人面皮薄,肯定写了检讨就知错就改。你不成,你写了肯定是转头就忘下次还敢。”

王瑶不说还好,这么一说反而提醒了李林峰。

“是你自己说惩罚太轻的。”

“这样吧,这周末我去你家家访一趟,给他们汇报下你近期优秀的表现。”

“?!老李,有话好说!此事万万不可!”

之后无论王瑶如何哭诉如何恳求李林峰都没改变决定,反而因为她激烈的反应而越发觉得有效。

甚至更加坚定了起来。

王瑶一上午都因为老李周末要去她家家访而万念俱灰。

中午吃午饭的时候一直用筷子夹着菜,送入口中,机械地咀嚼。

有好几次都没夹住,还没塞嘴里菜就先掉盘子里了。

沉鹿实在看不下去了,伸手弹了下对方额头。

“好好吃饭,已成定局了还想什么想?”

“可是,可是我怕挨揍啊呜呜呜。鹿哥,我怕周末我爸赶巧回来了,那我就完蛋了!”

只有她妈一个人还好,要是她爸回来了那她就是真的没命了。

“鬼哭狼嚎什么呢?你把我们都害了我们都没说你呢。再说了我也很惨啊,我不仅写检讨,我还要打扫一周的厕所和当值日。”

上一章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