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八十章(1 / 2)

今天的天气比起前几天还是要凉快许多,太阳偶尔会被一两片云彩遮住。

不时有微风拂面而来,吹散了好些夏日的燥热。

尽管不是阴天,却少有的凉爽。

原先白先琼下午放牛都会在三四点左右,过了太阳最毒的时候再出去。

不过今天她吃了饭就牵着牛往后山去了。

天气正好,早些放了牛早些回来。

秋林四面环山,也就镇上那边的地形稍微平缓点儿。

白先琼牵着大黑牛往山脚上面那儿过去。

她也没怎么管它,就找了个草叶丰美的地方停下来。

然后把绳子系在一棵结实粗壮的树干上,拿着一把蒲扇就坐在树下纳凉。

“白婆婆,你今天来这么早放牛呀。”

迎面牵着绳子走过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前几天白先琼让沉鹿她们跟着一起来后山放牛的王二娃。

王二娃的年纪要比沉鹿大个三四岁,本名叫王宏。

和村里其他小孩子不一样,王宏算是少有几个凭自己本事走出去的。

他去年刚大学毕业,当时学校大学生下乡支教时候见支教地方也有秋林,便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回乡支教。

农村的孩子们教学条件和环境都很差,王宏深知他们要学习有多不容易。

他当时也是拼了好大的劲儿才走出大山。

但是他出去了却一直没有忘记生养他的这片土地。

不仅是支教时候选择了回来,之后的几年他也打算留在秋林教书。

“是二娃啊。”

白先琼看到牵着大黄牛走过来的小伙子笑了笑,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草叶走了过去。

“今天天儿凉快,地里的杂草也除的差不多了,所以我就牵着牛早点儿来了。”

“你呢,村里的娃子还听话不?上课时候调皮捣蛋不?”

无论是城里的孩子还是乡下的孩子这个时候都放了暑假。

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们的学习中断了。

平日大多农忙他们要帮家里干农活,也没什么时间学习。

夏天时候没什么活儿了,也只有这段时间多点儿空闲。

王宏知道不是每一个学生都能每天来学校,于是给他们布置了作业。

让如果有什么需要问的不懂的就来学校找他,能多留一会儿的可以待着多听听课。

因此他大多时间都在学校待着,有时候睡觉都会在学校将就着睡了。

就算回家了也是下午了。

那个时候家里也没什么活儿他能够帮着干了,王宏也闲不住。

便会牵着牛棚里拴着的老牛往后山去。

王宏牵着绳子将牛给拽到山腰,他将绳子绑在一块大石头上。

听到了白先琼这话后下意识笑了笑,黝黑的皮肤满是淳朴和善。

“还行,娃子们都挺听话的,除了个别年纪小点儿的男娃子。”

“年纪小不懂事,的确比较皮。”

白先琼微微颔首表示赞同。

“不过我家呦呦就很乖,可能是因为女孩子所以要文静点儿。”

王宏看着白先琼一提到自家外孙女就笑得眼睛都看不到的样子,他也跟着笑了。

“前两天时候我见过呦呦妹妹了,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她还记得我呢。”

“好像长高了不少,也生的更俊了。”

之前沉鹿原本是要跟着王宏一起去后山放牛的,结果来了例假,所以这才没去成。

当时是沉呦呦给他说去不了了。

小女孩生的白白净净,粉雕玉琢的,像是年画娃娃一样特别可爱。

和村子里成天风吹日晒的孩子不一样,很是细嫩。

想到这里,王宏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到了什么。

“对了白婆婆,沉鹿妹妹之前身体不舒服,现在有没有好点儿?”

“我家里头的大白鹅刚下了一窝蛋,我一会儿回去拿点过来给沉鹿妹妹补补。”

“不用不用,她休息了两天没什么事了。鹅蛋金贵,别浪费了。你留着家里人吃,或者拿去卖,得不少钱呢。”

王宏见白先琼这么说着,确定了沉鹿没什么大碍后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他自上大学之后就没怎么回过秋林了。

对沉鹿的印象也就停留在她初一初二

时候。

然而哪怕时隔三四年他也对沉鹿印象深刻。

不为别的,单是那唇红齿白的俊俏模样就足够让人过目不忘。

毕竟秋林村子里能生出这样标志的闺女可少之又少。

“沉鹿妹妹今年十七了,下学期应该就读高三了吧。”

他算着年纪,觉得这时间过得真快。

“白婆婆,她学习什么的跟得上吗?要是她有什么不会的,如果不嫌弃的话可以来问问我。”

“当然,我不是说她成绩不好的意思。就是高三学习任务重,学的记的东西都多,我怎么说也是个大学生,多少能够帮到她一点儿。”

白先琼自然知道王宏不是那个意思,他性格一向好,尊老爱幼,乐于助人。

自当了老师后他就对村子里的孩子们的学习很是上心。

刚才也只是想到沉鹿要考大学了,所以多嘴这么说了几句。

之前白先琼还没往这上面想,听王宏这么热情询问了几句后,她心下也莫名跟着担心了起来。

白先琼不知道现在沉鹿成绩如何。

只知道她的成绩一向很好,家里还摆放着她好多奖杯和奖状。

但是这一切都止步于高中之前。

“你说的对。马上要高三了,是考大学的关键时候了,可容不得一丝一毫的松懈。”

她像是在回应王宏,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地嘟囔着。

过了一会儿,白先琼这才看向了一旁的青年。

“二娃啊,你要给村里的娃子们上课,已经够忙的了。”

“如果可以的话,你就给她借一下你高三的一些笔记什么的,我拿回去让她暑假这些日子多琢磨琢磨。”

“没事婆婆。我暑假的课不是每天上,他们也不是每天都来找我,我有空。”

王宏并没有说什么客套话,他最近的确不算多忙。

不然也不会有空回家放牛,清闲休息一下。

“这样吧,你一会儿要不跟我去一趟我家。我去把我做的一些学习笔记拿给你,你顺道一并带回去给沉鹿妹妹。”

他抬起手挠了挠面颊。

“就是字可能潦草了点儿,她要是看不懂的话随时都可以来找我问。”

“好好好,真是太谢谢你了二娃。我是个粗人没读过几天书,这事还真帮不上我外孙女什么忙,得亏有你在。”

白先琼再三感谢了一番王宏后,又跟着他聊天寒暄了一会儿近况。

等到天边已经染上了橘黄后,他们这才牵着牛下山回去了。

王宏的家离白先琼那儿不算近,准确来说是白先琼住的地方有点偏。

青年住在靠镇上,要过去得往镇上那边去。

“婆婆你慢些走,这边石头多,别踩滑了。”

“你放心你放心。你婆婆我虽然老了可眼睛利着,这些小石头我看得清楚着呢。”

因为为沉鹿要到了村子里的学霸的笔记,白先琼觉得自己做了一件特别值当的事情。

一路上脸上的笑容都没下去过,笑呵呵的样子哪有之前和沉鹿冷战时候那样冷淡。

这边的沉鹿还不知道白先琼帮自己要到了一堆的笔记。

她对秋林熟,带着陆谨行他们把古镇转悠了个完。

“从桥这边过去,山上的风景也不错。”

沉鹿牵着沉呦呦,引着陆谨行他们往桥上走去。

“山不高,这个时间上去刚好可以看见夕阳。”

男人并没有立刻跟上去,他眉头不自觉皱了皱。

视线带着些许担忧地看向了前面的沉鹿。

沉鹿没注意,以为他们跟上了。

带着沉呦呦往桥对面过去。

“小叔叔,你是不是担心沉鹿姐姐走了一下午身体吃不消?”

小少年太会察言观色了,再加上对陆谨行很是了解。

他看着对方这幅样子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少女虽然对这边熟,可这几天也没怎么好好玩过。

陆谨行瞧着她眉眼带笑,少有这么开心。

他虽然很想要让沉鹿停下来休息下,又不好败了她的兴致。

原本想着好不容易逛完了古镇,停停歇歇也没走太多路。

却不想沉鹿还想要带着他们上山。

陆谨行眼皮掀了下,垂眸看向身旁的林言洲。

“我……”

“我知道,你不知道该怎么说才不会败了沉鹿姐姐的兴致。”

林言洲看着对方沉默不说话,便知道自己猜对了。

他看着对方这般纠结的样子,觉得又好笑又感慨。

向来果决直接的男人,竟然有朝一日会因为这点儿小事而思虑再三。

“小叔叔你不用这么紧张。”

“女孩子来那个一般前两天会特别疼,看沉鹿姐姐现在这个样子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了。”

“你别把人家想的那么娇气。”

陆谨行母胎solo二十多年,对女孩子的事情一点儿也不了解。

在这方面领域近乎处于空白阶段。

听到林言洲这话后他一顿,半信半疑地看了过去。

“真的?”

“当然了,我什么时候骗过小叔叔?”

陆谨行仔细观察了下小少年脸上的神情,见的确没有半分玩笑后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而后不知想到了什么,眯了眯眼睛。

“不对。”

“哪,哪儿不对?”

“你对这种事情怎么会这么熟练?”

“……”

百度是个好东西,可惜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去查。:)

沉呦呦蹦蹦跳跳地走在前面,刚过了桥后下意识回头看去。

“言洲哥哥,陆叔叔,你们怎么走的这么慢呀!我们都过来了你们还在中间。”

“不是我们走得太慢了,是呦呦妹妹走的太快了,我们都跟不上。”

林言洲三两步走过去,瞧着沉呦呦鼓了鼓腮帮的样子。

他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逮着就是一顿夸。

“呦呦妹妹太厉害了,没准以后去参加田径还能拿个奥运金牌回来为国争光呢。”

“也,也没有那么厉害啦。”

小女孩听到林言洲这么夸她,她小脸红扑扑的,少有的不好意思。

“也就一般般啦,言洲哥哥你多练练也可以的。”

“噗。”

实在没忍住,林言洲笑了出来。

在沉呦呦一脸疑惑地看过来的时候,他抬起手握成拳抵在唇边,勉强遮掩住了上翘的嘴角。

“咳咳,好,我一定努力跟上呦呦妹妹。”

沉鹿一脸沉默地盯着这两小只无趣乏味的互动。

“可以了,你再夸她就要上天了。”

“走吧,顺着这条山路上去,用不了多久就到了。”

她视线往上头瞥了一眼,而后回头看向陆谨行他们。

“到时候再从后山下去,刚好能够赶上饭点。”

“走走走,我们上山看夕阳。”

沉呦呦还没去山上看过落日,她格外的兴奋。

情绪也是最高涨的一个。

“呦呦妹妹慢点,等一下哥哥好不好?哥哥第一次爬山,你可不可以牵着我呀,我怕摔了。”

沉鹿在最前面带路,这个时候小女孩的手已经和她松开了。

上一章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