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七十五章(1 / 2)

下午三点上的车,沉鹿她们下车的时候已经下午六点左右了。

她们是从镇上下的车,夏天天暗得晚。

镇子上来来往往的还有好些人,天边也还只是有一点儿橘黄,依旧明晃。

车上一同下车的人大多数都是来这边游玩散心的,一下车就径直往镇上的旅馆走。

只有沉鹿她们拖着行李箱往一旁的田埂走去。

过了这条大道,走过田埂再稍微往山上走那么一截儿便到白先琼住的地方了。

她们来之前时候并没有告诉对方。

所以白先琼只知道沉鹿她们要来,却不知道是今天。

因为要住个二三十天,沉鹿带的东西挺多。

一大一小的行李箱,都挺重的。

沉呦呦只背着一个包包。

她看着沉鹿手上的东西这么多,伸手想要帮她拿点儿。

“不用了,你拿不动的。”

“我都没拿你怎么知道我拿不动?哼,太小瞧人了。”

小女孩不服气,硬从沉鹿手上把那个装着她行李的小箱子拿过来。

哪怕上面有轮子,但是乡下土地坑坑洼洼的,拖的时候还碰上好多碎石头。

这箱子装了好多衣服和洗漱的牙刷被子什么的,本来就不轻。

加上磕磕绊绊的,沉呦呦使出吃奶的力气也只拖了一小截路径。

然而只是这么一小段路,她额头就已经沁出了一层薄汗。

沉呦呦脸都憋红了,也不吭声说累,竭尽全力想要努力跟上沉鹿。

少女的速度已经放缓了好些了,等了好一会儿也没等到身后人。

她回头看过去。

只见沉呦呦两只手紧紧拖着半身高的行李箱,用力到身子都快倾斜到了地上。

“你这倔脾气什么时候能改改?我给你说了好几次了,拿不动就直说,我又不会笑你。”

沉鹿说着径直走过去将在沉呦呦看来如巨石一样不可撼动的行李箱,十分轻松地提了起来。

小女孩小脸通红,闷闷地小跑着跟在沉鹿身后。

“……我只是想帮帮你嘛。”

“那也得量力而行。”

她将手帕往沉呦呦脸上不算温柔地抹了一把。

“自己拿着擦。头发汗津津的都湿了,脏死了。”

要是平日沉鹿这么说,沉呦呦肯定第一时间反驳。

但是刚才车上的事情她还心有余悸,尽管有点儿不高兴。

沉呦呦也只是鼓着腮帮,接过手帕胡乱擦了下。

结果一抬头发现对方已经走了好长一截了。

“沉鹿,你走慢点,等等我嘛。”

小女孩倒腾着小短腿往前跟了过去,一边跑一边唤对方的名字。

“天还没黑呢,不要这么着急呀。”

“就是因为天还没黑所以我才得快点。”

沉鹿走到了一处坡道,她先将行李箱拿着往上扔了一下。

扔到上面后,这才拍了拍手上不存在的灰尘。

这个坡度她随随便便就能跨过去,可沉呦呦不行。

她个子太矮了,跳不过去。

爬的话又会弄得浑身脏污,都是泥土。

“走快点。”

沉呦呦跑过来的时候。

还没反应过来,沉鹿就一把懒腰把她抱着放了上去。

对面田埂上挑着胆子的一个大叔看到了,有些惊讶地笑了笑。

“可以啊小姑娘,力气这么大。”

一看沉鹿她们这身打扮就知道是从城里头来的。

“你们是来秋林玩的吗?天快黑了,你们还是先回镇上旅店休息吧,明天再爬山来玩也不迟。”

“陈大伯,是我,沉鹿。”

沉鹿也是缓了一会儿才从记忆里找出了眼前这号人物,再和名字对上的。

那人一愣,睁大眼睛看了沉鹿好一会儿。

“是沉家丫头啊!这都好些日子不见了,都长这么高了啊。”

沉鹿每年其实都会回秋林一两次,只是碰上村里的人的次数不多,比如眼前的陈大伯,他对沉鹿的印象也就停留在小学初中的样子。

所以乍一见到还真没怎么认出来。

“回来看你外婆的吧?她现在可能不在屋子里,你们有钥匙吗?”

陈大伯和白先琼住的不算近,但是他们有一处地挨得近。

他刚给地里浇了水,远远就瞧见了白先琼在地里拿着锄头除草。

六十多岁的人了,干起农活来还是挺利落,身子骨也硬朗。

“你们要不先把东西搬到家门口再去哪边地里找她?也可以直接在外面等一会儿,天快黑了,她也马上要回来了。”

“没事,我们一会儿去找她。”

她和陈大伯道了谢后,牵着沉呦呦往家门口那边走。

白先琼虽然住在乡下地方,但是房子四周都打理的干干净净,整整洁洁的。

外面院子里有好些果蔬藤蔓,石桌子上放着一个簸箕,上面铺了一层南瓜籽晒着。

屋子是那种白墙青瓦的,除了大门是朱红色的,上面的门环也陈旧。

没有太多鲜艳的颜色。

沉鹿将行李箱放在门边靠着,抬头就看到了屋子旁边的那棵银杏树。

叶子青绿,小扇子簇拥在一起,遮掩住了大片耀眼的阳光。

只落了一地细碎斑驳。

“你在这里等着还是跟我一起去?”

沉呦呦走了好长一截路,又坐了几个小时车。

她对小女孩的体力有数,这个时候沉呦呦应该很累了。

白先琼在的那块地距离这里有点儿远,她还好,平日里经常跑步锻炼。

但是沉呦呦的话,她怕对方吃不消。

“我一会儿就回来,你待着这里别乱走就成。”

“天要黑了,我,我一个人在这里,我怕。”

小孩子都怕黑,沉呦呦也不例外。

在淮城的家里还好,床头柜边就是台灯,她也没多害怕。

只是乡下太安静了。

视觉下降了,听觉就会被无限放大。

天一暗下来,一点儿风吹草动都能听得特别清楚。

到时候随便来一个鸟飞过来,或者什么树影都能给沉呦呦吓得腿软。

沉鹿顿了顿,她低头看了下沉呦呦已经被泥土弄得脏兮兮的鞋子。

然后又看了下她额头上的汗和乱蓬蓬的头发。

最开始上车来的时候有多光鲜亮丽,现在就有多狼狈。

“……啧,就你事多。”

她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却也真没狠下心来将沉呦呦给丢在这里就走。

沉鹿稍微活动了下脖子,然后弯腰回头看向对方。

“上来吧,我背你过去。”

“不用了,我可以……”

“别耽误时间。”

夏天又热,再加上走了一路沉鹿也有点儿烦躁。

“等你什么时候晨跑能跟着我跑完再说什么你可以吧。”

“现在闭嘴,上来。”

“……哦。”

上一章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