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七十四章(1 / 2)

秋林是一个普通的小山村,距离淮城城内有点儿远。

不过说普通其实也不算普通。

秋林镇上的建筑大多保留着白墙青瓦,朱门亭楼。

至少是对于淮城附近不大喜欢出远门的人来说,这里青山绿水,古色古香,是个不错的悠闲游玩的好去处。

沉鹿的外婆本名叫白先琼,年轻时候性格就执拗,面子包袱很重。

和村子里的人走得都不大近,不熟络,在老伴儿去了之后更是如此。

独来独往,很是孤僻。

她不住镇子上,房子也是盖在秋林山脚地方。

周围倒也不是没有人家,但是并没有镇上人多热闹。

沉鹿来之前的晚上就在网上订好了车票,隔天收拾好了行李箱带着沉呦呦往车站走去的时候。

发现去秋林的车从以前的三小时一趟,变成了一天两趟。

早上九点一趟,下午三点一趟。

她们九点半时候到的,错过了上午的那一趟去秋林的车。

没办法,沉鹿过了会儿,只好先带沉呦呦去车站外面的一家面店草草吃了个午饭。

小女孩长身体,沉鹿让店家多给他加了个荷包蛋。

她用纸巾擦了下筷子,掀了下眼皮便看到了对面沉呦呦一直直勾勾盯着自己。

“沉鹿,你不吃吗?”

沉呦呦指的是荷包蛋。

沉鹿只要了一份,并没有要自己的。

她本身就不怎么喜欢吃鸡蛋,也就早上时候吃点,平时时候是不会吃的。

“不用了,你吃吧。”

小女孩从今天,哦不,准确来说是从昨晚上就开始有点儿担心。

白先琼因为三年前的事情一直对沉鹿有些耿耿于怀,哪怕知道这和她没有太直接的关系。

却很难介怀。

沉呦呦年纪小不怎么明白其中原由,但这并不代表她不会察言观色。

对于情绪变化什么,小孩子的感知一向是最为敏锐的。

她从昨天就开始留意沉鹿的神情,想着要是她有一点儿不高兴。

那么到时候就不让对方留下来陪自己了。

她这么想着,又看了看沉鹿的脸色。

见没什么异样之后,沉呦呦将碗里的荷包蛋分成两半,夹给了对方一半。

“我们一人一半,你也吃。”

沉鹿看着碗里被沉呦呦夹的有些碎的那半,又抬眸看了她一眼。

今天沉呦呦特别乖,出门也没有吵着要吃糖,只拿了一个毛绒小熊塞进箱子里便没有其他要求了。

少女指尖微动,将碗里的荷包蛋夹起来咬了一口。

“怎么样?好吃吗?”

“还成。”

沉鹿将嘴里的食物咽下去。

“比起我还是差那么一点儿。”

两人吃了午饭后在附近逛了一会儿,在差不多两点的时候回了车站。

小女孩昏昏沉沉地靠在沉鹿身上睡了一会儿后,那边的车才过来。

检票上车后,等到发车的时候车子上剩下的空位还有很多。

沉鹿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小女孩刚睡了觉头发也有点乱糟糟。

她伸手将她翘起的呆毛往下压了点儿。

小女孩抬起手揉了揉惺忪的眼睛。

“我头发很乱吗?”

“还好,就是翘了一点。”

听到这话后,沉呦呦连忙从自己的包包里翻找出来了一个小镜子。

她对着镜子看了看,发现额头刘海的地方睡翘了,使劲压也没办法完全压下去。

“你压着这边头发侧靠着我身上一会儿,没准下车的时候就好了。”

沉鹿这么说着,抬起手轻轻将她的小脑袋往自己的腿上放。

沉呦呦个子娇小,就算伸直了腿脚也不会挡着旁人。

她侧躺着,眼睛亮亮的,视线一直往沉鹿身上落。

少女正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觉察到了沉呦呦的眼神后一顿。

她垂眸,淡淡的和沉呦呦对视。

“我没事,她不会拿我怎么样的。”

沉鹿不是傻子。

沉呦呦又是一个不会隐藏情绪的,她心里有什么事情全然都写在了脸上。

一眼就能看到。

“不是你说的吗?她打不过我。”

小女孩伸手抱着沉鹿的腰,小脑袋往她身上撒娇地蹭了蹭。

“……可你不会还手。”

沉呦呦这么闷闷地说了一句。

“我怕你挨揍。”

“你想多了。”

少女唇角勾起,指腹将沉呦呦不自觉皱起的眉毛给抚平。

“我是不会还手,但是我会躲。”

“她跑不过我的。”

“也是哦。”

像是心里头的一块大石头骤然落下,沉呦呦松了好大一口气。

抬头弯着眼睛朝着沉鹿笑了。

“我都忘了你跑的也快了。”

“所以你从昨天到现在一直在担心我会挨揍?”

沉鹿听后少有的有些哭笑不得。

她还以为沉呦呦是怕她会想到什么而心头难受,却不想对方只是因为这个。

“因为外婆的扫帚是竹编的,打人很疼嘛。”

小孩子想的事情都很浅面,她抬起手挠了挠面颊。

“你又没被打过,你怎么知道很疼?”

家里有幸被白先琼扫帚伺候过的只有沉鹿和白苓。

白苓是跟白先琼姓的,在农村里是跟母姓很少见的。

也从这里能够看出来外公有多爱外婆。

同样的也是因为这份疼爱,将白苓也养的很是娇纵。

因此小时候沉鹿母亲大多数受的棍棒教育都是来自外婆。

长大了后白苓不挨揍了,这棍棒传承也落在了沉鹿的身上。

不过她挨的也不多,也就那么几次。

每一次被扫帚棒子打的时候,她从没有表现出痛苦难耐过。

从来都是风轻云淡的模样。

沉呦呦没挨过,也没从她面上看出什么来。

应该是不会觉得有多痛才是。

“我是没被外婆打过……”

小女孩皱了皱眉,神情严肃又认真。

“但是外婆除了打过你,还用扫帚赶过鸡鸭。我看它们稍微被打一下就疼的直叫,有的还怕到飞屋顶上了呢。”

“它们都那么怕,那肯定很疼呀。”

“……”

虽然沉呦呦是好意关心她,但是沉鹿听后心情很是微妙。

毕竟没人会喜欢自己被拿来和鸡鸭比较,而且都还是被打的对象。

少女叹了口气,头一次意识到自己家庭地位竟然这般低。

因为乡下地方山路多,地面陡峭些,车子刚开始还好,后面一直都摇摇晃晃的。

沉呦呦原本是躺在沉鹿身上的,然而好几次车晃的她差点掉地上后。

她这才坐起来紧紧抱住沉鹿的胳膊。

“沉鹿,还有多久到呀……”

小女孩被这么晃悠的小脸有些苍白,看样子很是难受。

上一章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