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十七章(1 / 2)

在英皇私立小学里。

和伫立的教学楼相掩衬最多的,便是楼边的草木葱茏。

学校的绿化是除了师资之外,做的最出色的地方。

下课铃声响了没到十分钟,学生们基本上全部背着书包离开了学校。

外面的家长早就开车过来等着了,孩子们一出来就可以直接接走了。

之前还热闹充满欢声笑语的学校一下子变得安静了下来。

就连一阵风吹来,有叶子随风掉落在了地上都能够听得一清二楚。

林言洲一般都是比较晚离开学校的。

他去图书馆还了书,又挑选了一本合心意地借走了之后,这才往大门口方向走去。

路边拐角处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一辆车型线条流畅的车。

就在树荫之下。

里面的人瞧见小少年的身影之后,将一半车窗摇了下来。

此时正是黄昏,光线柔和温暖。

男人的轮廓的冷峻也褪去了些,即使的面无表情的样子,也没有平日看上去那么严肃。

“小叔叔。”

小少年温声唤了对方一下,这才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我去图书馆借选书的时候耽搁了点儿时间。”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安全带系上,然后面带歉意地看向坐在车窗边的男人。

“没事。”

男人不是一个善于言谈的人。

一般别人不主动与他说话,他也不会主动开口搭理对方。

林言洲知道他的性子就是如此。

他也不介意。

“小叔叔,你周末时候和重辞在游乐场玩的开心吗?”

一直眼眸低垂像是在闭目养神的男人听到这话后,长长的睫毛颤了下。

他脸色微沉,薄唇抿成一条直线。

“遭透了。”

“……是吗?看来他又调皮了。”

这个回答意料之中又意料之外。

小少年尴尬地笑了笑,将手中的书轻轻放在了膝盖上。

“他从小被爷爷奶奶惯坏了,是有点儿不知道分寸。”

男人没有顺着林言洲的话说什么。

车内有些闷,他将袖扣解开,漫不经心地问了另一件事。

“之前有人进了花卉室?”

小少年一愣,没想到对方竟然这般敏锐。

“周六时候有个姐姐带了她妹妹来参观学校,小孩子喜欢花花草草,想要去那里看看。”

“我想着只是看一下而已,便带她们去了。”

林言洲说到这里一顿,余光小心翼翼地留意着男人神情。

“……你会不会生气了?”

“我没那么小气。”

和之前在游乐场因为找小男孩而弄得满头大汗的狼狈不一样,男人此时整洁清爽。

衬衫扣子都严谨到扣到最后一颗,瞧着克制禁欲。

听到男人这话后林言洲弯着眉眼笑了笑。

“我就知道小叔叔人美心善。”

“不过你是怎么发现我带人进去过,我还没来得及给你说呢。”

男人抬眸淡淡地瞥了小少年一眼。

然后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了一颗糖果。

“我昨天去花卉室的时候捡到的。”

这糖果林言洲知道,是之前糖果屋他让给沉呦呦那袋里装着的那种。

“我记得这个糖果许重辞之前闹着让你去买,你那天回去说没有了他还哭闹了好长时间。”

想到这里男人觉着耳边已经响起了那哭闹的声音,他抬起手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

“要不要一会儿顺路去给他带两袋回去?”

小少年唇角勾起。

“不用了。”

“小孩子还是少吃点糖为好,容易长蛀牙。”

他这么说着,将刚才男人递给他的那颗糖的糖纸拆开。

毫不犹豫地放进了嘴里。

“……”

……

给王瑶辅导检查完作业之后,外面天已经暗了。

少女伸了个懒腰,刚准备收拾下书本的时候。

她看了下坐在一旁愤愤地拿着笔戳着本子的沉呦呦。

“呦呦妹妹,还生气呢。”

王瑶叹了口气。

“那个小胖墩的话你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就成了,别放在心上。如果你真被他气到睡不着觉了,这才得不偿失。”

“小朋友晚上睡不好的话可是会长不高的哦。”

然而小女孩似乎根本没听到对方在说话似的,眼眶红红地继续用笔尖戳着本子。

沉呦呦是个很爱哭的小孩子。

准确来说这是孩子的天性,一旦生气或者着急了这样情绪激动的时候都会很容易哭。

王瑶光是来沉鹿家里这半个月里就见她哭了好多次。

吃不到喜欢的冰淇淋,她会哭。

沉鹿凶了她,她也会哭。

可今天这样,又是被打又是被说的情况下。

小女孩反而一滴眼泪都没掉。

自她回来时候就一直坐在那里闷闷地不出声。

最开始时候还好,还在做沉鹿给她布置的算数题。

越到后面她情绪似乎越激动。

笔都要把本子给戳穿了。

“呦呦妹妹?”

王瑶见对方没什么反应,又试着唤了一声。

“你去洗漱休息吧,明天还要上课。”

沉鹿收拾完桌子上的课本后这么淡淡对王瑶说了一句,她垂着眉眼。

看不清什么神情。

少女顿了顿,尽管不是很想要这么离开。

上一章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