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九源言情小说网>古代言情>娇宠小娘子> 第94章番外3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94章番外3(1 / 2)

第94章、番外3

小皇子方晏渐渐长大。

生在皇家, 成了当今圣上第一个, 大概也就是唯一的那一个孩子。

锦衣玉食, 爹娘疼爱,尽心教导,朝臣爱护。

丝毫体会不到所谓宫廷的勾心斗角。

方小晏继承了父皇和母后的一双绝世容颜,还有一副聪颖的好脑子。

但也不是总那么高兴的。

小皇子拥有了世间最好的, 心里颇有一点过于优异而生出的寂寥。

当然,年纪小小的小豆丁还理解不了什么叫寂寥。

方小晏就是偶尔觉得有些没劲。

没劲的方小晏从小就很有大越继承者的自觉。

即便还小,可在他人面前,举止神态都摘不出毛病,也从不轻易显露自己的这种没劲。

见过小皇子的人几乎都觉得,这位今后必是一位端方温润的皇子殿下。

沈璋除外。

但不管如何,方小晏还是防不过他爹的。

一回不小心, 还是被父皇看了出来。

父皇转眼就给他加了课业,还亲自带他这个小胳膊短腿的开始习武扎马步。

方小晏承受不来。

他明明还小, 还只是个应该备受呵护的小豆丁!

方小晏想去找娘亲哭唧唧一下,然而看见了父皇那略带嘲讽的眼神后, 就不服气了。

但是很快的,他发现自己好像不会总那么没劲了。

毕竟方小晏从宋初渺肚子里时,就开始在跟他爹较着劲。

虽然会有不服气,但在方小晏心里, 父皇便是那个世间最厉害的人。

即便方小晏目前还没意识到,但实际上他早就已经很崇拜他爹了。

而方小晏最爱的人就是娘亲了。

娘亲长得像仙子,对他又温柔, 怀抱也都是香香暖暖的。

与娘亲在一起时,是方小晏最高兴的时候。

只是每次他粘着娘亲之时,他爹就总会过来把他挤到一边去。

父皇总是喜欢把他弄走,然后霸着他的母后。

明明是个父亲,还是皇帝,却一点也不懂得让让他这么乖巧的孩子。

而且方小晏知道,他父皇力气很大还很凶。

私下还有偷偷欺负过母后。

有一回他去找时,就看见娘亲嘴唇肿肿的,双眼也湿红。

方小晏心想,只有哭了才会这样,父皇真是太过分了!

他沉着小脸问娘亲,结果娘亲脸就红了,还编谎话骗他一个小孩子,让他不要多问。

那时方小晏看着自己的小身板,无不沉痛地想,他还只是个弱弱的小豆丁。

母后肯定是在保护他。

他一定要快快长大,这样才能保护好母后。

不过方小晏也想不明白,为何母后都说父皇很爱她的,父皇却还要欺负她。

想不明白又生气的方小晏,没地方去时,就会跑去找巧儿姑姑。

巧儿姑姑那儿养了很多小动物,什么都有,比如猫猫狗狗,还有一窝的兔子。

听说那只小鹿还是父皇曾经送给母后的。

更小一点的时候,方小晏一回不高兴了,就想找小鹿撒撒气。

结果被鹿脑袋顶得滚了个屁股蹲。

所以他现在一般都绕着那只鹿走。

反正巧儿姑姑说那只枣红马,也是父皇送的,骑它也一样。

枣红马非常温顺,娘娘又是应允过的。

小皇子说要骑,巧儿就把他抱上马。

枣红马看起来很喜欢方小晏,感觉到小豆丁趴上来就摇了下棕红的马尾。

可惜小豆丁是不会轻易倾注感情的。

在方小晏眼里,枣红马只是饱含他伟大志向的“复仇工具”。

总有一天,他要骑着小马,带着母后远离皇宫。

让他爹爹怎么追也追不上!

方小晏的幼年时期,也不总是那样平和安稳的。

一回大冬天,宫人一个疏忽,方小晏他不小心落了水。

圣上唯一的小皇子落水,把伺候的宫人们吓得面无血色。

方小晏被救出来后,就开始没日没夜的昏迷发烧。

皇后揪心地合不了眼。

圣上少有的发了大怒,惩治了好多人。

可烧得迷迷糊糊的方小晏,偶尔清醒一下时,就只看见母后泛着泪的双眼,还有父皇又凶又黑的脸。

没意识到自己在发烧的方小晏,还在想父皇怎么又把母后欺负哭了。

他想起来抱抱母后,但他就是好困,不想醒过来。

方小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可那又不像是个梦,因为他在那个梦里待了很久。

他能走动,能吃东西,梦里的人也能看到他。

梦里还是皇宫,可那个皇宫,却和他现在所住的这个不一样。

平日里的皇宫是暖暖的,可那个皇宫却让人觉得冷飕飕的。

他迈着小腿在宫里走着,一开始想去初景宫找母后,但没走两步,就被人喝住了。

围过来的侍卫他都不认识,都拿刀对着他,很吓人。

方小晏再比一般的孩子聪明,也还是个小豆丁。

他有点怕。

侍卫察觉动静而来,以为是个刺客。

但看这小胳膊小腿的,怎么看也不像个刺客啊。

虽然小家伙梗着脸在盯着他们,但侍卫们一点不怀疑,他们再往前一步,这小孩可能就要哭起来了。

这是哪来的孩子,怎么会跑到宫里来?

侍卫们正迟疑间,恰好经过的圣上闻声,向此处而来。

侍卫们看见圣上,忙行礼禀报。

圣上凌厉的视线向方晏扫来。

方小晏看见人的时候,眼睛就亮了。

毕竟那是他爹爹啊,害怕的他急忙向父皇跑过去。

可快要靠近时,面前落下的全是刷刷刷雪白的刀刃。

侍卫怎么可能让一个来路不明的人靠近皇上,即便只是个孩子。

方小晏长这么大,没被这么多刀刃相向过,睁着明亮的大眼睛吓懵了。

最后还是方青洵适时挥了下手,侍卫才停住了刀。

方青洵看着这孩子,冷厉的面庞有微微一丝的松动。

这孩子的眉眼,让他想起了一个人。

方小晏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偏偏这还是在他的家里,在他父皇的面前。

小豆丁委屈地上前扒住方青洵的龙袍一角,眼眶里泪水打转,要落不落,抽抽噎噎。

方青洵被他抓着,有一点诧异,倒是并无不悦。

他低头看脚边的小豆丁问:“你是哪来的?”

上一章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