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九源言情小说网>豪门总裁>嫁给豪门老攻后> 安安的梦番外完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安安的梦番外完(1 / 2)

安安的梦 番外完

一阵呼啸的冷风吹过,时安忍不住缩了缩脖子,抓着传单的手也跟着抖了抖。

迎面走过来一个人,时安连忙把手伸过去,“你好,健身了解一下……”

女人摇摇头,闷头向前走了。

天气阴冷,又开始飘起雪花了,时安手里的传单一个也没有发出去。

他的手指已经冻僵了,红彤彤的僵直着。

那几张传单捏在手上,似乎已经黏在手上了。

时安低落的低下头,他今天如果发不到200张就要扣工资。

身旁传来一阵轰鸣,一辆蓝色的跑车停在了路边,一个高大的男人从车上下来,“砰”的一声关上了车门,大步向着时安身后的商场走去。

时安下意识的抬手,“你好,健身了解一下。”

那人的脚步忽然顿住,时安冻僵的手指上忽然覆上了一只温暖的大手。

时安一下子抬起头。

男人的脸上没什么表情,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整个人身上都带着一股冷峻的气息。

他一只手捏着时安的传单,不知有意还是无意,手指握在了时安的手上。

顾征铭见时安抬头,眉梢一扬,“怎么?不发了?”

时安连忙松开手指,“不是的,只是我的手指有点冻僵了……”

他一低头就看见男人的另一只手上带着皮手套,手里还捏着另一只手套。

所以刚才,这个人是刻意摘下手套才接传单的吗?

顾征铭拿着那一张传单转身进了身后的商场。

时安看了一眼他的背影。

顾征铭肩宽腿长,在人群中非常醒目,行色匆匆的路人都忍不住驻足看他。

这大概就是天之骄子吧,无论在哪里都非常闪亮。

时安想完又继续发传单,路人根本没有几个接的。

时安动了动脚,他的小腿冻的也有些麻木了,他忍不住蹲下身子,心想要不还是回去吧。

他原本穿的就厚重,这样一蹲下去整个人都像是一个圆滚滚的球。

一双长腿停在他面前。

顾征铭:“站不起来了?”

时安惊讶的看着去而复返的男人,连忙试着站起来,顾征铭伸手拉了他一把。

时安站稳了对顾征铭露出一个笑容,“谢谢你。”

顾征铭动作一僵,眼神忽然飘走,轻咳一声伸开手,“这个给你。”

他的掌心躺着一个扁圆的粉色的小东西。

时安下意识拒绝,“谢谢,但是不用的。”

顾征铭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色,抓住时安的手塞在他手心,“给你的你就拿着,哪来这么多废话。”

他扔下东西,转身就走。

时安连忙追过去,“先生,这个真的不用,怎么能平白无故的收你的东西……”

顾征铭腿长走的飞快,时安跌跌撞撞的跟在后面,雪天路滑,加上时安的脚又冻僵了,突然一滑。

走在前面的顾征铭猛然回身,一把接住了时安。

时安惊魂未定,漂亮的杏眼都瞪大了,他听见激烈的心跳声,“砰砰砰”非常明显。

顾征铭臭着脸松开时安,“路都走不好吗?”

嘴上凶巴巴的说着,手上却稳稳的扶着时安站好。

时安脸色发白道:“谢谢你。”

顾征铭冷声道:“别跟着我了。”

时安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终却只是委屈的看了顾征铭一眼。

顾征铭顿时一僵,却没有管时安,自顾自的转身走了。

等人走远,时安才想起来他还拿着顾征铭的东西,那个粉色的小东西竟然会发热,就这么一会儿,时安的手心就变得暖烘烘的。

那天时安最终还是被扣了钱,不过因为这个意外的小插曲,时安并不觉得难过。

他没想到竟然还会遇见那天那个人。

时安连忙把放在身上妥善保管的暖手宝拿出来,笑道:“你好!这个谢谢了!”

顾征铭的脸色一臭,“你为什么不用?东西本来就是用的。”

时安有点紧张,“我怕给你弄坏了。”

他回去后上网查了一下,这么一个小东西,价格竟然也不低,他原本就打算还给顾征铭的,要是不小心弄坏了怎么办?

顾征铭的脸色更臭,“你跟我来。”

说完就率先向前走。

时安没有任何疑心的跟着顾征铭走了。

顾征铭带着他去了一家咖啡店。

时安全程都非常安静。

服务员过来问两人喝什么。

顾征铭皱着眉问时安,“你想喝什么?”

时安:“喝水就好。”

顾征铭转身问店员,“你们这里有什么甜的热饮吗?”

店员:“我们这的奶茶也不错。”

顾征铭:“就来这个。”

时安满脸无奈,“真的不用。”

顾征铭皱着眉,“你成年了吗?”

时安被他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的话题弄得一愣,“还、还没。”

顾征铭的眉头皱的更紧,“没成年你为什么在这发传单?”

时安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回答是好。

顾征铭又问,“你还是个学生吧?不上学?”

时安连忙解释,“不是的,我是课余兼职,而且,”他的声音忽然小了下去,“就是因为没有成年才发传单啊。”

正规的机构根本不会雇佣未成年。

顾征铭奇怪道:“未成年你为什么要出来兼职?”

时安沉默。

学校要交一笔材料费,可是他不想向父母要。

更何况要了也未必会给。

他想了想,最终决定自己出来做兼职,反正只是一百多块钱,做两天兼职应该就够了。

顾征铭左等右等,也没等来时安的回答,忍不住催促:“你怎么不说话?”

时安抬起头,“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叫时安。”

他忽然抬脸,顾征铭的眼神下意识的移开,故作镇定道:“我叫顾征铭。”

时安眨巴眨巴眼睛,他发现顾征铭的耳根子居然红了,时安有点懵,嘴里却下意识道:“很好听的名字啊。”

顾征铭的耳根子更红,轻咳一声道:“你做兼职不是不行,不过不能发传单。”

他的眼神下意识的落在时安的手指上,那里已经被冻出了冻疮。

时安轻声道:“嗯。”

顾征铭又问了几句时安在哪里念书,几年级。

时安乖乖的一一回答。

顾征铭眉头却又皱起来了,“你也不怕我是坏人,问什么答什么?”

时安一脸无辜的看着顾征铭。

顾征铭本来要出口的话顿时说不出口了。

上一章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