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顾时番外2(1 / 2)

顾时番外(2)

时母脸色难看,似乎是看出了情况不是她能控制的,声音忽然降低,“时安……”她哑声道,“我毕竟是你的母亲。”

时安不知道如何回答这句话,沉默了许久,最终道:“和我来吧。”

他推着顾予安从人群后面走出来,顾予安探着小脑袋好奇的看着时母。

时母一愣,她以为时安推着的孩子是顾征铭的私生子,可顾予安却和时安长得这么像。

时安沉默的走在前面领路,时母跟在他身后,时父始终沉默着,对于这个孩子时父一直都是当他不存在。

时母语气复杂道:“这是你的孩子?”

时安答应了一声。

时母一瞬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她忽然意识到时安是真的被顾征铭爱着。

她弃如敝履的孩子却被别人当作珍宝呵护。

顾征铭甚至愿意养时安代孕的孩子。

她至今不知道时安体制特殊,

公园离时安住的地方不远,几个人很快回到了家里。

保姆听见声音迎出来,“时先生今天这么早……”保姆的话忽然卡在了嗓子里,“这两位是?”

时安轻声道:“客人,阿姨沏点茶吧。”

保姆皱着眉,却没有说什么,转身进了厨房就给顾征铭打了电话。

客厅里时母听见时安称呼他们为客人,脸上的表情又是一变,就连不了解时安的时父都忍不住看了时安几眼。

时安把大头抱起来,“时家豪是因为什么事被拘留?”

他模糊的听见顾征铭和秘书聊了几句,具体的情况却不了解。

时母焦急道:“你哥哥是被人骗了啊!他是被人骗着去的,他一开始也不知道这是非法的!”

她颠三倒四的解释着,说着说着眼泪也流了下来。

时安最了解他这位母亲,脸上的表情毫无波动,轻声道:“如果他是被牵连的无辜人,最多也就是拘留几天。”

而时母却提到了进监狱。

时母一愣,时安最是心软,从来见不得别人流泪,可现在却能这样冷静的指出时母话里的漏洞。

时母一下子说不出话。

时安直接道:“如果你们不打算说实话的话就请回吧。”

顾予安黑溜溜的大眼睛来回看着几人,最后趴在了爸爸脖子上。

时安抱着儿子带着奶香的小身子,心里的压抑好了许多。

时母吞吞吐吐的不肯说出实情。

时安也不催。

他早觉得时家父母来的奇怪,顾征铭都答应好了会解决这件事,最终却让时家父母找上门来,恐怕不是顾征铭言而无信,而是时家豪干了什么让顾征铭觉得无法原谅的事。

很有可能时家豪就是非法盈利组织的主谋。

时母见时安一直不肯松口终于急了,“他也是一时糊涂。”

时安还没等说什么,房门忽然打开,顾征铭步履匆匆的赶了回来,直接冷着脸道:“他是一个成年人,应该为自己的所有行为负责,”他毫不客气道,“包括一时糊涂。”

时母时父看见顾征铭立刻站了起来。

顾征铭冷声道:“一个成年男人犯了错,等着父母给他收拾烂摊子,还求到早就和你们断绝关系的时安身上,”他冷笑了一声,“他还真是个‘好’哥哥、‘好’儿子。”

时家豪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自己的父母要受什么样的冷眼,只想着自己。

真是个爷们,根本不用他的父母为他四处奔走。

时母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却被顾征铭直接打断,“请你们离开。”

时母下意识的看向沙发上的时安,时安沉默的坐在沙发上,并没有反对顾征铭的话。

时母急切的去抓时安的手,时安却直接站起来躲过了。

时安:“你不喜欢我又何必这样呢?”他抬眸认真的看着时母道,“你们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你们,所以不用表现出母子情深的样子。”

一家人一起过了二十几年,谁不了解谁?演给谁看呢?

这句“我也不喜欢你们”是时安学了这么多年,才明白的话。

时母的脸顿时一白,连时父的脸色也难看起来。

时母的呼吸都是颤抖的,“你、你怎么能说这种话?我……我对你有多不好吗?从小到大短过你吃还是短过你喝?我辛辛苦苦把你养大就为了听你这句话?!”

时安轻声道:“难道不是吗?你们那么嫌弃我,不是为了让我离你们远一点吗?”

从前时安一无所有的时候,一家人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时家几个人都要排挤时安,现在时安日子过的好了,她们又来说骨血亲情了?

他真的很困惑,时家人对他的厌恶几乎是写在脸上的,恨不得他能一直不出现,为什么她们会觉得时安遭受了这些还会喜欢她们?

时母怒道:“时安你有没有良心?我们什么时候嫌弃过你……”

顾征铭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色,拽着时母的手向门口走,时父几步追了上来,试图把顾征铭的手拉开。

顾征铭打开门,“请你们离开。”

时母捏着通红一片的手腕道:“走可以,你得帮我们把时家豪弄出来。”

顾征铭冷厉的眼神盯在她脸上,“凭什么?时安不欠你们的。”

上一章目录 +书签 下一页